摘要:哲学为一个民族“定魂”。中国传统哲学的系统化研究,是中国文化研究中的根本任务,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文化前提。然而,由于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在“全盘西化”口号误导下,这一任务虽历经百年,不但没有完成,反而步入了以西方哲学的概念范畴所设定的理论路数,至今深陷泥潭,不能自拔。本文以道学思想为基础,试图正本清源,重新诠释中国哲学的根本思想,为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奠定坚实的哲学基础。当然,作者采用的哲学范畴和思辨方式完全是西方哲学的一套,算是“师夷之长以制夷”,以其人之矛攻其人之盾。

关键词:道学文化、唯心唯物之争、天人合一、人天感应物理学

斯宾格勒在《西方的没落》一书中认为,《道德经》是中国文化的瑰宝。中国文化如果要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道”【1】。杨雄说:“圣以易为主,易以道为心。”道学文化综合了《易经》和《道德经》中的精华,在哲学上提出了中国特色的宇宙本体论和宇宙运动规律。“一阴一阳之谓道”,直观地给出了宇宙的本体结构。“物极必反”,“反者道之动”,是道学文化对宇宙运动规律的描述。宋朝邵康节认为,道德经和易经的本体论是一脉相承的。然而,现代的中国文化步入了西化的误区之后,哲学界对中国古代思想的界定陷入深深的困惑。对于《易经》、《道德经》所代表的哲学思想到底是属于唯心的还是唯物的,我们的学者简直是一头雾水,无从确切把握。

《易经》与《道德经》的守中之道表明,以道学为代表的先秦哲学奠定了以后中国哲学的主体形式,虽然经过汉宋后儒的异化已面目全非。但是,在经过拨乱反正、推定以道学为主体的中国哲学思想体系之后,中国的哲学文化将在人类文明的未来历史进程中绽放出奇光异彩。

道学思想对人类哲学的贡献主要表现在如下三个方面:一体两极阴阳互根的本体论、天人合一的有机自然观、人天感应的新物理学假说。这三条重要思想对于人类未来文明的前进起着指路明灯的作用。

一 道学思想对于唯心唯物争论的消解

近现代以降,中国学术界受到欧洲中心主义的影响,在哲学上轻易相信了唯物、唯心两种哲学范畴的划分,落入了非唯心便唯物的二元选择之中。其实,本体论原本没有这么简单(有专文叙述)。建构在科学主义上的唯物论虽然使得人们有所作为,积极行动,但是却没有给人类一个“有所不为”的道德底线,而且最终推演出极端自私和功利享乐的人生观。

中国人不相信有超自然的上帝,却笃信有超人类的智慧生命。西方人相反,一方面基督教宣扬超自然(自然之外还有他物)的上帝,一方面唯物无神论则唯我独尊断然否定人类之上的智慧系统。唯物主义作为西方哲学的一个流派本质上反对的是基督教那个喜怒无常的上帝老儿,极力提倡发挥人类自身的主观能动作用。近代唯物主义代表的是科学主义和人类中心论。上帝崇拜把人的地位摆的太低,而科学主义又把人抬得过高,人达到了近乎无所不能的猖狂地步。这是西方思维方式的两个极端,两者都必然滋生出这样那样的伦理祸患。

马克思之唯物无神论,直接继承的十九世纪科学飞跃时代西方社会对人类自身极度自信的思潮。西方基督教那个喜怒无常、偏私偏爱的古怪上帝老儿的,臭名昭著的宗教裁判所,借助上帝之名巧取豪夺充当神圣代理的天主教会,必须反对神学才有出路,无神论必然充当反对宗教有神论的思想武器。文艺复兴,启蒙运动,人文学者重新找回了人的尊严和权力。从那以后,随着科学的昌明,唯物无神论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尊崇。

唯物无神论和信仰超自然上帝的基督教是根本对立的意识形态,是西方近代文化的两个极端(佛学所反对的微尘说和神创论,与此相似)。可悲的是中国传统哲学糊里糊涂的被迫卷入进去,这是由于近代中国人丧失文化自信,盲目接受西方文化中心论所导致的可悲结果。 哲学上的心物之争本身就是一个存在思维漏洞的问题——

首先,从语言方面来看,心脏不是思维器官,人的意识不能称为“心”,认为人的思维是宇宙的本原,牵强不足以服人。这一点显而易见,大家都清楚。

其次,第二个纰漏则极其隐蔽,又是问题的关键所在:物质第一,意识第二。这是正确的,但不是真理的全部。如同我们说:母亲是第一性的,子女是第二性的,先有母亲,后有子女,子女是由母亲决定的。我们不能说这种观点错误,但是它不完整,不是真理的全部。正确说法是:父母共同生育了子女,父母是第一位的,儿女是派生物是第二性的。Materialism是唯物主义的英语原词,字根mater物质,母亲,“物质是意识之母”。独阳不长,孤阴不生。意识的父亲是什么?pattern“模型,样式”,字根pater(父亲)父亲为子女提供模型。patriotic爱国的(因为同父、同祖)。(英语流行,居然没有人关注这一低级的错误)唯物论就是纯粹物质主义,而单纯的物质是无法产生人的意识的,唯物主义世界观是只知其母而不知其父的片面的本体论。我们的可悲就在于把不完全真理当成了终极的真理。

第三,idealism,确切的翻译应是“理想主义”,是欧洲人为了制衡“物质功利主义”所发明的一种精神调解剂。共产主义本身就是一种理想主义。五·四暨新文化运动后,中国加快了西化的步伐。可悲的是,我们不但没有学习到西方文化的精髓,就连文字的誊写都出了不少错误。

从哲学角度看,现实世界由物质、能量和信息三大要素构成,而物质实际上是封闭着的能量。没有物质,世界将空虚不可捉摸;没有能量,世界将丧失活力,一团死寂;没有信息,世界将混乱无序而且毫无存在的意义。我们姑且认为宇宙最小的能量单位是光量子,光量子具有相同的结构而且遵循相同的几条物理定律。那么,不可思议的问题是,由这种单一的物质材料如何能够构筑起色彩缤纷的大千世界呢?显然,对于自然界事物的差异性与丰富性来讲,比起物质(材料)来,信息是更为本质、更起决定作用的因素。正如,组成苹果、梨子、香蕉、西瓜的物料相似(碳、氢、氧、氮、磷等)甚或相同(都是光量子),但它们外形与滋味各异,这是因为这些水果所秉承的生命信息不同。纯粹物质主义(唯物主义)的逻辑错误以及在现象描述上的偏狭,由此可见证。

唯物主义并非不承认大自然的规律性,而是对规律的重视程度严重的不足——没有发自灵魂深处的敬畏,因而心存苟且与侥幸心理。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古代确实存在过唯心主义(但不是主流),如陆象山“我心即宇宙,宇宙即我心”。再者,作为印度外来文化的佛学里的“万法唯心”,也属于此类。而在老子哲学中并不分唯心唯物,这本身是荒唐的念头。对于康德,柏拉图的“观念主义,理性主义”,不顾事实,盲目地套上“唯心主义”的高帽子游街示众,则属于翻译过程中的错误再加上概念的混乱。

总之,在中国道学文化里,认为宇宙是“一体而两极”的阴阳复合体——一阴一阳之谓道。“无独有对”,这正如磁铁不管如何分割,总是能够产生出新的南极和北极来。这种世界观远比西方的非此即彼的二元对立的世界观先进,也超越了西方哲学长期的唯心唯物无休止的争论。

二 “天人合一思想”现代语境下的全新诠释

——宇宙是根本意义上的生命本体

黑格尔讲过:意义是一切存在的根本。

如果我们取消了宇宙的生命性,自然界就是一堆毫无生机的单纯的物质,那么这个世界将失去丝毫的存在价值,物质的存在将没有任何理由。世界归入一团虚空比还有东西存在岂不是更为清净?否定了宇宙的生命性,也便否定了人类存在的意义,人生也就失去了真正高尚的价值取向和追求目标。在这种世界观下,共产主义道德只有靠边站,人们价值的追求乃是财富的攫取和地位的炫耀,而不是在生存基本需求满足之后对于宇宙奥秘的探求和对于美德的尊崇。荣格讲过:“没有精神价值的生命不值得去过”【2】,对神秘(宇宙本体的奥秘)的探究恰恰是人类生存的最崇高意义所在。

庸俗的“目的论”认为老鼠的存在就是为了被猫捕食。同样,庸人们对于“天人同构”,也机械地认为宇宙和人类似,也有躯干、脑袋和四肢。对于“天人合一”的正确理解是:

宇宙与人都是信息能量的复合体。人与自然,极其类似于婴孩儿之与母体的关系。人拟天而生,人和宇宙同构,都是能量信息复合体,只不过复杂程度与组织规模不同而已,这叫做“天人合一”。

“人副天数”,人拟天而生,人是宇宙的副本,人体的一切信息与能量都来自于大自然。并不是天具有“人格”,而是人具有“天格”或“神性”。词语的纠正,反应了人天之间真实的主客从属关系。

生命乃是自我组织、自我协调的能量信息复合体,其主要特征就是其具有价值取向和能够表达特定的规律。人类把无序的物质组织成有序的工具,尚且加入了许多思维活动——有目的的设计。大自然所表现出来的自我组织能力比人类更为神奇,它把一切都安排得更为精巧和完美。生命的存在体现了宇宙造化万物的神力,造化万物的能力恰恰证明了宇宙具有合目的性和价值取向。

盲目的偶然性只会使世界归于混乱无序。单纯的一堆砖块只有在有智慧的外力有计划的运作下才能形成房屋,而绝对不会自发自动地形成大厦。一堆惰性物质构成的、毫无目的和价值取向的大自然没有理由产生出丰富多彩的生命现象来。如果认为宇宙是漫无目的的自在之物,否定其目的性和价值取向,那么现实的世界表现出来的和谐就无从由来,生命的产生简直就不可能。思维水平尚可的诸位读者不妨想象一下:一阵风把地上散落的零部件吹起来可否组装成一架航天飞机?或是把一只猴子绑在电脑键盘上,能不能敲出了一部《红楼梦》来?

假设宇宙没有自己的灵魂(天心),只有人类才是有意义、有计划、有目的地活着的智慧生命,天大的问题马上提出:人类制造一件物品,把无序组织成有序,尚且需要劳心费神,那么,宇宙把一切设计得如此地美妙和谐,宇宙难道真地毫无自己的价值取向和目的性么?要知道,在人类还没有掌握科学之前,甚至更早——在人类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地球上就已经生存着形形色色的其他生物了。

自封万物灵长的拥有无限智慧的人类,在实验室中用最最科学的方法却连一个简单的细菌都无从制造。至于更高的要求,则更是无从实现——人类自己无法创造自己:即使有空气、泥沙、水和煤炭既其他原料,人类都无法在实验室中制造出活生生的有思维的同类。大自然,被人类认为没有任何方向和目的、盲目发展着的一团死物,却漫不经心地创造出了多姿多彩的生物世界。自高自大的万物灵长无能低能,而死呆呆的、无目的、无计划、盲目随机运动的宇宙却近乎无所不能。人与宇宙相比,哪个更有资格具有生命特性(智能)?哪个更有高超莫测的大智慧?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人类的逻辑是何其混乱啊。

生命的出现只能用宇宙本身的生命性来解释,因为“只有智慧才能引领智慧,只有生命才能创造生命”。“此在因于彼在”,正是因为大自然本身是有生命的——有特定的价值取向和计划性,所以才有生物物种包括人类生命的出现。如果盲目的偶然性中可以产生秩序,那么猴子就会用电脑键盘随机地敲出一部《莎士比亚全集》来。

古代的中国人认为:“尽人力而听天命”,“人算比不上天算”,宇宙是个超级生命系统,其创造力远非小小的人类可以比肩。

自然界中一百多种基本元素,没有一种稳定的元素是人工造成的。人类还实现不了给原子核做手术,从而任意地组合制造新的原子。深入想想,这些元素作为组成人体的物质材料,它们是如何创造(产生)出来的呢?生物在地球上具有万千种类,而人类在实验室里创造不出哪怕是一个细菌新物种,更无法把无机物合成人类自身。米勒在实验室里模拟原始大气条件所做的放电实验,虽然得到了一些组成生命的有机化合物——氨基酸之类,但距离真正意义的生物物种还差得远。这好比人类会造车轮,并不代表会造飞机,只是会生产一些低端的部分,而不是事物的全体——能造出构件并不代表能够生产物品的全体。一个小孩子会写几个拉丁字母,但距离创作一部诸如《悲惨世界》一样的世界名著还有天大的距离。人类几千年前就会冶炼钢铁,但造出航天飞机则是近几十年的事情。

没有人就不会产生工具,没有工具也就无法体现人类存在的意义。人是大自然的创造物,人能够制造工具也归因于自然首先创造了可能的条件,工具归根结底是宇宙的创造物。人类能够生产各种电器,也是因为大自然预先造出了磁铁这种怪异的石头,这为电磁感应准备了必要的物质条件。人创造了工具,人是智慧生命。大自然创造了人自身,所以大自然是比人更为高级复杂的生命系统。

能够制造工具,体现了人类的智慧——目的性与计划性。然而,大自然却制造了人类本身。可悲的是,人自以为比自然更高明。人有目的地制造了电脑,电脑在记忆、运算和信息处理等许多方面都优于人脑,但没有人类为它输入程序,电脑将无所作为。电脑、人类、自然三者的对比,这简单类似于比较1、2、3的大小。1<2,3>2,那么必定就有3>1,这是一个简单的逻辑比较问题。智能电脑比人脑运算速度快,但不能因此否定了被创造关系和人类总体智慧的比电脑高超。不言自明,宇宙拥有超越人类的智慧。人类作为大自然造化的产物,无视更高生命系统地存在,却自高自大、狂妄地叫嚣要征服宇宙。因缺少终极敬畏而疯狂起来的人类,最终难免迅速走向毁灭。

人类只是在近代才发明了热核反应,而且是成千上万人设计出严密的实验方案才得以完成的庞大复杂的工程。然而,被人类认为毫无价值取向和计划性的、死呆呆的大自然却漫不经心地制造出了无数个热核反应堆。而且,这些恒星相对于人类来说是永恒燃烧着的。就拿太阳来说,大自然是如何把数量庞大的游离在太空中的氢气、氦气收集到一起,然后“点火”引起持续不断的核子反应的?这绝对是一个奇迹。大自然已然创造出来的事物,人类尚且无从解释。如此,人类目前所有的科技比起伟大的宇宙神力来,只能算是小儿科、一年级,我们有什么资格叫嚣要去征服大自然呢?

我们把人类的科技能力与大自然造化力量做个比较:

太阳与原子弹哪个是更复杂的设计?答案是前者。

人类能否征服大自然?我们难以相信。

宇宙自身的存在是否具有价值取向?大自然是否“有计划、有目的”地创造了生物?

回答是肯定的。

我们上面严格论证了宇宙的生命性,大自然的计划性和目的性显而易见。由此,与“天人合一学说”密切相关的“天人感应理论”也就顺理成章的得以证明。不同级别的能量信息复合体之间的互动(类似于同频共振),就叫做天人感应,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呢?“天人感应”,现代人近似的说法叫做“大自然对人类行为的奖赏和报复”。

三 道学文化开启人类新文明

——人体科学是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导火索

异端(超常现象)往往是新的科学发现的开端,超常事实中蕴藏着全新的认知思路。科技发展的一般过程是:常识——异常现象——理论危机——假说——常识——新的怪异现象。科学要面对事实,随着事实的发展做相应的修正,这才叫做科学精神。

按照严全成先生在《文以载道》中阐述的相似论观点【3】,天人感应可以从哲学高度这样来理解——世界是普遍联系、相互影响的,磁铁与导线间的有序互动可以产生感应电流和电场。无机物间的感应同样存在于有机物之间,宇宙中所有事物都能够以特定的方式进行能量信息的交流和互动(“通讯的宇宙”【4】即是这个含义)。人类对此已经深刻地领教过了,遗憾的是人们对这种理论认识的深度和高度远远不够。天人感应或人天感应完全可以用现代物理学解释,后人对古人思路的无知和对于董仲舒学术的误解就可以冰释。

大自然的演化创造出了人类的意识,那么意识必然具有宇宙的两种属性,物质性与精神性。理所当然,意识应该具有其特定的物理意义。思维(意识)是超光速的能量波,而且结合着宇宙信息,故有更为玄妙的物理特性。中国古人在气功实践中自觉地运用了这一点,发明了了不起的“人天感应物理学”。

众所周知,磁铁与金属,如铜铝等早就存在,然而在长达几千年的时期内,人们从没有想到过利用它们进行磁电之间的相互作用与相互转化。只是到了法拉第,才发现将导线在磁场中按特定的规则操作就会有电流产生,物理学上叫做“电磁感应”。

人体要比磁铁金属之类无生命物质高级得多,复杂得多,且人有思维—— 一种更高层次的物理存在。同时,自然界存在着数不清的场,已知的和未知的,电场、磁场、万有引力场、人类总体意念场、宇宙本体生命场等等与一些无形的物质实体(黑洞即其一)。那么,在特定的场环境与时空复合系统下(有的气功师在坟地、树林、山洞或岩石上进行修炼,气功练习还特别强调子时和寅时的突出效果),人自觉地对自己的形体与思维进行特定的运作,就能与宇宙复合场进行感应,沟通宇宙能量,联系宇宙生命信息,产生诸多“奇妙”的现象和超常的能力,这就叫做“人天感应”。

相似模拟,由此及彼,对事物就较易理解。按照辩证法所说的世界万物普遍联系、浑然一体的观点,宇宙中所有存在的事物都能够进行信息的感应与互动。如果说现代西方物质科学主要成就(电器、电讯和电子信息技术)表现在人类掌握了无机物之间的感应互动,那么东方古老智慧人天感应物理学则是将感应原理运用到了更高层次的有机生命之间的信息感应与互动。道理一经说明,一切都清清楚楚、简单平易,你就是以前没有想到。这个世界非常实在,伟大的理论却非常朴素。在全球哲学界普遍头脑僵化,不思进取的思想大萧条氛围下,不知道人们有没有想过:既然无机物之间都可以进行感应,比如磁场与电场的感应,并由此派生出今天变化万千的电器、电讯和电子信息等等科技门类,那么,假若人类主动地有意识地将“感应原理”从特殊(电磁感应)推广到普遍(万有感应),从无机界推广到有机生物界,直到人体本身作为综合物理感应的一个重要因素,实现人体生命场和宇宙复合场——大自然本体生命之间的信息互动感应,那么人类的科学将会有一场前途无可限量的质的飞跃,美好的人类文明新气象在不远的前方朝着我们频频招手!

天资聪明的中国人,感悟到了宇宙的第二种存在(超越肉体感觉的潜在的生命信息操作系统),并创造了独具特色的东方“神秘”文化,一定程度上掌握了第二宇宙——隐蔽在物质世界背后的、起着对惰性的物质实体支配限定作用的、灵动的“信息理性”世界。“神州”之美誉,中国当之无愧。

英国的李约瑟博士盛赞,中国的气功技术是比四大发明更了不起的科学发现【5】。钱学森先生一语中的,“气功与特异功能是现代科学的n次方”【6】。的确,我们的祖先发明与发展的“人天感应”技术,就是十个诺贝尔物理奖也无法当其所值。作为炎黄子孙,应当为中华民族如此灿烂神奇的文化而骄傲。

人的思维具有物质性,因而它能作用于物质,改变物质;人的思维又不全是物质,还有超物质的一面。因此,它就有着神奇的能力。汉族的气功修炼,西藏的藏密,印度的瑜珈,为什么功法各异而有相似的功能殊途同归呢?原因就是人们在自觉或不自觉地运用着相同的物理原理——人天感应。物理学远远没有结束,地球的环境还有赖于人类去努力改善。人类应该放眼宇宙,更加广阔的生存空间等待着人类去开发,更加精彩的生活方式等待人类去体验。人本科技——东方生命科学为人类未来科技的发展开辟了全新的思路。

目前,人类还没有解决生存与资源的矛盾,也没有找到一个真正的生命终极意义所在。在太阳系和银河系中,人类只不过是一群爬虫而已。有机宇宙观和人本科学是人类智慧的又一个崭新的领域,人类只有把自身作为宇宙生命运动的一部分才能最终掌握大自然赋予人类的自主权力。求助人体本身的东方人本科学和借助外物的西方物质科学之间存在一个互相促进的关系。大自然具有的强大的自我组织能力就是宇宙本身的特异功能。人是宇宙的一部分,人类为什么把自己同自然本体割裂开来,自我否定,不承认人类自身也具有部分的特异功能呢?

四 总结

展望人类文明发展的前景,科学最终会走上与宗教统一的道路,发展出自然本体神论的宇宙观,建立起人类共同的大哲学也即大宗教。【7】人类的个体生命将最终和宇宙生命融合成为一体。人类生命的出现赋予宇宙存在以意义,对宇宙本体生命奥秘的探索构成了人类历史发展的全部原本动力和终极目的。

生物现象是宇宙中的偶然事件还是必然事件,正确的结论取决于正确的自然观的确立。宇宙本身就是超级生命体,她以自己固有的理性在不停地复制和创造生命。大自然的特性不是永久的保存某一个物种,而是要保持宇宙中物种的常变常新。人类的毁灭只会导致宇宙中全新的生物品种的出现和继续演化,自然界绝对不会陷入永远死寂的、无生命的、漫无目的的盲动状态。

全新的世界观必然产生全新的人生价值观念。在全新的伦理观念下,美德成为人们生活的一种必需,成为人的生命向更高层次进化的心理基础。在新的哲学理论的指导下,人类将真正认同“共产主义”社会科学管理学说,在全球范围内实现社会化、集约化管理,对生产和消费实行合理的、公平的统筹安排,“厉行节约,避免浪费”,实现科技知识的全球共享,反对虚假的人权,实现真正的人权——人类普遍拥有高超的知识和能力(美国人的“知识产权”是最坏的东西)。中国将以人天感应科技带动本国物质科技的进步并和其它国家进行文化成果的密切交流。

人类的恐怖来源于无能,而人类新的出路在于社会人文科学的革新——哲学革命和人体科学新天地的开辟——科技创新。这将导致地球人类的第五次科技革命,从而大大提高人类认识自然和改造自身的能力。拥有智慧就会拥有力量,拥有强大的能力就会没有恐怖,没有恐怖就不会产生卑劣的行为。这是人类避免导致地球生物毁灭的核战争,走上全球和平发展、理性发展的唯一可行道路【8】。

曾几何时,人类的文明的中心从东方转移到了欧洲,又从欧洲迁徙到了北美。“反者道之动”,到了文明回归的时候了,以道学文化为根本的东方文明将兴盛于二十一世纪,炎黄子孙需要拿出满腔的热情拥抱中华民族伟大的文艺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