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枕戈学兄送给一本何真临先生的大作《我与首富梁稳根:揭秘三一》。书,我早就读完了,但因种种俗务缠身,并未及时响应何真临先生的号召写一点佛商的感受。缔造2家世界500强,拯救1家世界500强企业,这是稻盛和夫的佛商智慧和魅力。随着中西文化的互动会通,佛商在世界上将是一个十分时髦的商业符号,甚至于也在欧美开花结果。

何真临先生精通企业管理和企业文化,是政界精英人物、学术型企业家、商界的精神导师、青年人的百宝箱,名满天下,何期我饶舌?不过,我以为站立在佛学方面来讲,以儒释道的真精神建构、诠释和“照顾”湖湘商道,激发湖南人的文化自觉,建构文化自信心,增长社会福祉和公德良知,也略有一点体悟,可呼应何真临先生的大智慧。在写作和修订过程中,又亲聆何真临先生谆谆教诲,受益匪浅。

近十年来,“企业文化”是一个热门词汇。我也曾受邀请去听过一个上市大公司企业文化的课。在我看来,企业也是一个社区。家族企业是血缘社区,非家族企业是一个单位社区,它们都走在通往全球化的道路上。不管在哪一种语境下,企业要生存,要壮大,要长久,要做成百年品牌,要做成世界500强,理所当然须有文化创生力,或者叫心力。

创生力,这是美国汉学家描述儒学要义时发明的一个词汇。道家、道教、佛教,也认同这一概念。在春天,万物蒙苏,生意盎然,生机勃勃,佛教和儒家认为这也是人生命力的体现,也可称作“春力”,也可用孟子所说的“夜气”来描述。人没创生力了,就断气了,死了。企业没文化创生力了,也如此。

创造性(创生性)是生命力的体现,是一个生命体延续的根本。汉根(Hagen)用一个社会可否培养出创造性人格来分析一个国家的经济是不是能够发展。他说,在一个保守的社会中培养出创造性的人格是相当困难的,而没有这样的人,社会发展也就无从谈起。

文化创生力发之于慈悲心,成之于大义。心有多大,力有多大,心有多远,力有多远。此所谓心力也。一个企业要满足员工的安身立命的各种“需求”,为他们提供一个“家园”,安好他们的“心”,激发他们心中的自觉和心力,使得员工有归属感、责任感、道德感、历史感,像火柴一样完全燃烧,释放更大的创造力和正能量。似乎说得太哲学化了,简而言之,一个字,心。给员工“安心”,解决员工的后顾之忧和激发自觉及提高效率,如此,这个企业员工才能有“主人翁”精神,上下一“心”,形成一个集体,或者叫公民社区,这在《孙子兵法·计篇第一》中称作“道”,“道者,令民于上同意也”,同心同德的意思。《易经》上说,“二人同心,其利断金”,意思也差不多。在企业发展中,要有不凡的智慧设计制度,解决各种问题,处理好各种关系。之后,企业壮大了,员工也发财了,似乎又要解决财富的增值和继承及回报社会的诸多问题。这一切都要发好“心”,用好“心”,安好“心”,佛教讲“万法唯心”,大致如此。人上高楼,从一楼二楼掉下来没什么事,从二十楼掉下来就粉身碎骨了,所以企业做得越大,似乎越危险,这就需要解决长远发展和风险问题,这需要用好“心”。

不义,不得其正,会悖理正道。优良的企业文化不是老板个人的兴趣好爱,不是老板的文化,不是老板的意志,而是让人把工作当做一种享乐,把奉献当做一种享乐,把财富捐献给需求帮助的人当做一种享乐,把回报社会当做一种享乐。如此,内心幸福、快乐、自由,有成就感、安全感、幸福感,人才能无所畏惧,所向披靡,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一,佛商的智慧

佛教讲缘起性空,我们不必执着于财富,缘起则聚,缘灭则散,人活着纵然有种种不平等,但都会平等地死去。财富可以久享,但不能永占,因为空无,是无法避免的。被自己饿死是不得幸福的,财富只是一种求得快乐、幸福的基本工具——筏,这就是所谓上岸舍筏吧。相传成吉思汗临死前,金国贡献千颗明珠求降,然而成吉思汗叹道:“纵使明珠千颗,又怎能让我多活一日呢?”在死亡面前,人才会明白活着的意义,不在拥有多少财富,而是在于为人间造福多少。

何真临先生在第二十七章引用朱清时先生的话说:“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我也可以如此说,企业家遇到困难,百思不得其解时,而佛学大师早就有解决办法了。以佛学思想经商治企,名曰佛商。台湾的星云大师、日本稻盛和夫、美国乔布斯应该称得上佛商的典范。星云大师作为法门龙象,慈悲济世,办企业、医院、媒体、出版社、美术馆、基金会等,称作佛商也不为过。

首先,我们要正确认识正信的佛教,而不能视其为迷信。其次,正确认识理性和科学及科技,也不能迷信它们。如此,才可谈佛学和佛商。

佛是自觉的意思,内心的觉醒,由此而觉他觉群,而觉、行圆满。佛不仅只求自己内心的觉醒、快乐、幸福、自由,还要普度众生,奉献和回报社会,让他人也如此。可谓明心见性、自利利他、利乐有情。只有自觉了,才能从无明中开启智慧之光,照见本真的生命,自作主宰。一个人的成就,不是拥有了多少知识、财富和多么高的名位及多么大的权势,而是回报这个社会多少,给予人多少。佛教布施中有法布施和无畏施,法布施告诉人什么是真理,而无畏施则帮人祛除畏惧,远离颠倒梦想,受用快乐、幸福、自由,自作主宰,开显出生命春意盎然的创生力。我们需要发心,发菩提心,即心即佛,即心成佛,从而拥有至诚无息的文化创生力。

台湾的星云大师曾经说过:给人欢喜,给人希望,给人信心,给人方便。当然,不管是知识与智慧,还是财富与权力,只有自己拥有更多,才能给力他人更多。譬如比尔·盖茨,因为很富有知识与财富,所以可以用微软的产品与全球首富的财力,造福全世界,回报每一个人。

也许我们会注意到,越是布施的人,越是有德于人,自己反而得到更多。这是佛教说的“福报”。佛教认为,布施越多,福报越大。真正的企业家往往认识到了这一点,会主动承担自己的责任,回报社会,而社会则以福回报企业家。也可以这么说,因为造福于最广大的消费者,会使得更多的消费者认同这个企业,最后扩大了这个企业的受众,产品销量上升,自然财富会增长。苹果公司的乔布斯以满足最大多数人的需求为目标,为一种享乐,所以成就了惊人的苹果手机事业。

也可以说,心正,见正,佛商们会获得无穷的正能量,获得无数的支持者,凡事无不吉利。如此,无数的人会诚心归王于佛商,以便于成就一番大业。《增广贤文》说,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只因锦上添花的获益多,所以佛商会有无数追随者和支持者。

人成即佛成,佛成即人成。有了觉醒的人,得无畏施,会消除人的种种世俗弊病,真正激发内心的创生力,以主人翁的精神工作,提高效率,兼得公平。可以说,如果员工有“自作主宰”的精神,会把工作当做一种享乐。用提高工资和福利等奖励制度,也许可刺激员工一时的动力,暂时提高效率,但难免饮鸩止渴。日本索尼公司一位常务董事曾经写过一篇《效绩主义毁了索尼》的文章,大意是经济利益的刺激暂且提高了效率,但是会抑制人内心的创生力,使人失去工作的激情和快乐。最近,索尼公司申请破产,实际上就是企业文化的失败。

用佛教的自力、他力来解释,内心觉醒才会激发自力,而制度和经济利益只是他力。当然,他力不可少。因此,发内心的自力,工作才会快乐,才会感到幸福、自由,才能使企业永远充满文化创生力。

佛商在市场竞争、政商关系处理、产品研发上,也可借鉴佛教的智慧。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企业不依一个国家的法律和习俗,是无法生存的。乔布斯的苹果手机于技术研发上,无非求布施于广大消费者,心力大而创生力大,所以能不断创新,引领世界潮流。稻盛和夫缔造2个世界500强企业,拯救1个世界500强企业,也得益于此。

佛教可解决财富的增值和保富、久富问题,即福报。希望福报大,惟有布施多。社会是一个有机整体,孤阴不生,孤阳不长,寡头垄断财富,只会造成社会动荡不安,最终大部分人都会失去财富。历代王朝末期的各种“起义”,只因财富和权力垄断在一小部分人手中,一方极富,一方极贫,一方提出“均贫富、等贵贱”的主张,烧杀抢掠,最后是社会动荡不安,重新分配财富和权力。孟子讲,有恒产者有恒心,有恒产者有恒德,为什么?在于畏惧失去,才会转识成智,考虑调和矛盾,共同致富。协同互助,才能使得利益最大化。有机整体的利益,需要互援互保,企业员工的财富增长了,老板的财富才会增长;社会整体的财富增长了,企业的财富才会增长。因而,企业布施(回报)社会,以此为一种享乐,实则有利于自身财富的增长。可谓只有共富,才能有富。

不义之财不仅不能久富,而且会导致自身失败和现代工业文明的灭亡。佛教五戒有“不偷盗”,意思是不能采取非法手段掠夺他人财富。佛教五戒也有“不杀生”,既是慈爱有情的生命,也是反对残害生灵、破坏环境来获得财富。日本佛商稻盛和夫认识到,工业化的结果是对环境的大量消耗,而环境又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环境一旦遭到不可逆的破坏,受到直接影响的便是人类自己。因此,他专门组织人制定了《京瓷环境宪章》,并积极致力于开发环保型产品,不求不义之财。

佛教不贪求财富,财富是筏,工具而已,毕竟要上岸舍筏,人也不能把财富带入棺材。人心是正报,财富是依报。依报随正报转,依正不二。心不正,正报无靠,依报也就失措。求企业发展壮大,财富久享,此心不正,依报自然歪和邪。如果以更多地捐献财富为一种享乐,自然会追求企业创造更多的财富。

财富最多,而没有文化自觉,也不能给人内心真正的快乐、幸福、自由。当然,人不能没有财富,否则衣食住行都成问题。俗人创造财富,在解决自身温饱问题之后,会思淫欲,精神空虚,最终失去所有财富。转识成智,只有转化、升华人的欲望,发菩提心,以造福社会、布施众生为一种享乐,才会有动力和效率继续创造财富,使财富增值和保富久富。

在欧美和日本,百年企业很多,但在中国缺少百年企业。问题在财富分配、继承和企业制度的设计上,没安好“心”,心不正,当然会出问题。古训云,富不过三代。家族企业一般难以经营几代,这是铁规律。一些家族企业的成与败,都与其在企业管理上大量任用有血缘关系的人不无关系。当然,他们也无可奈何,员工缺乏诚信,没有自力,他们不敢轻信“外人”。而“外人”见此,则失去了对企业的信心。

缘起性空,依法不依人,财富的继承不在安排子孙控制企业上。人的根器不同,老子英雄,儿子未必是好汉,父亲是大企业家,子女不一定能成为大企业家。宋徽宗若是做艺术家,很可能为书画大师,偏偏命运作弄他,叫他去当皇帝。明熹宗喜欢做木匠活,完全可以做鲁班的,然而老天安排了他从事皇帝的职业。时代不同,机遇不同,时间、地点、人物都变了,因缘不同,不必拘泥于成例,刻舟求剑,终究是画虎不成反类犬,种下龙种收获跳蚤。西方选择职业经理人运营企业,企业家的子孙按照股份分红,久享财富,这是比较合理的制度设计。佛教的寺庙大多是四方丛林,选择全国各地真正有才能的人担任住持或方丈,三五年一选,人才四处流动,所以法门龙象不穷,高僧大德辈出。企业应当学习佛教的这种管理方式,可以保财富久享、企业久存、子孙久富。

转识成智,让人人都把捐献财富、回报社会当做一种享乐,自然就会有百年企业、千年企业。

二,稻盛和夫的佛商面目

日本是一个佛教发达的国家。一个日本人原本是胆小懦弱的,但是一旦归入“集体”或信守一种宗教信仰,马上变得十分勇敢,无所畏惧,并且十分有文化创生力。这是日本2次崛起的原因之一。

其实,我认为,稻盛和夫的佛商经验哲学,既是基于日本人的文化特性和全人类普遍性的弱点。日本人讲究各得其所,各安其分,忠、孝、报恩,自我刻苦。人是有恐惧感、孤独感等种种弊病的动物,需要寻找一种“安全感”,从而找到“自我”。在日本,企业员工终身服务于一家企业,很少跳槽的,相对有安全感,这种现象比较多。

当前,外界对稻盛和夫的解读,往往从经济学和企业管理方面出发的,没有从佛教文化方面下手。下面我转载一篇《稻盛和夫的经营哲学》书摘,并用佛商理论作点评:

在缔造京瓷的艰苦时期,稻盛和夫通过对工作和人生中各种疑问的自问自答,不断思索,进而产生了指导京瓷走向成功并保持基业长青的独特而深刻的经营哲学。

稻盛和夫的经营哲学涉及的范围之广、内容之深并不是在有限的文字中可以一一论述的,现将其中一些关键性内容总结出来,与读者分享。

1.回到原点:“何为正确的做人准则?”

这是稻盛和夫经营哲学的原点。稻盛和夫认为,任何经营行为都不得违反社会的一般道德标准,要符合做人的道理,随时都要以“何为正确的做人准则”为标准来作出判断。

“何为正确的做人准则”这一判断标准基于人类与生俱有的良心,衍生自最基本的伦理观和道德观。 “不要撒谎、不要贪得无厌、不要给他人添麻烦、要正直……”这些孩提时代父母和老师教导我们的作为人应该遵守的原则,是大家所熟知、最简单最基本的人生规范。

所以,在日常的判断或行为过程中,每个人都应该遵守这些规范,把它们作为经营的指针,作为必须遵守的判断标准。这样,经营就不会迷失方向,并能取得最后的成功。

(黄守愚评:佛祖有八正道,这是立八正道、立心、立人。人成即佛成,即心即佛,为人处世,待人接物,言行举止,当有正见、正行。违背良知之正则,不能正确做人,必为人类公敌。佛祖强调言传身教,身教重于言教,即在于垂范于世,叫人正确做人的原则。)

2.“以心为本”的经营

“以心为本”是稻盛和夫经营哲学中的核心概念。他说:“我到现在所搞的经营,是‘以心为本’的经营。换句话说,我的经营就是围绕着怎样在企业内建立一种牢固的、相互信任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么一个中心点进行的。”

京瓷公司是从一个既没有资金、也没有信誉和业绩的街道小工厂起步的。当时,它所拥有的只是仅有的一点点技术和相互信赖的二十八名员工。白手起家的稻盛和夫认识到,虽然没有比人心更易变、更不可靠的东西,但是一旦建立起牢固的信赖关系,那么也没有比人心更加可靠的东西。因此,他决定 “以心为本”来经营公司。为了公司的发展,每个人都竭尽全力。经营者不负众望,努力工作;员工们相互信任,不图私利。之后,在创业中虽然遇到了各种各样的艰难险阻,但依靠着这些坚实而又紧密相连的心性基础,依靠着这一简单执著的经营理念,最终渡过了难关,成就了今天的京瓷。

“以心为本”的经营哲学归根结底是在企业中形成了强大的凝聚力。公司成员不再是受支配的雇员,而是具有主人翁意识的共同创造者。

(黄守愚评:安心也,即心即佛也。人人能安心、立命,所以人人可以成佛,从而具有无穷的文化创生力。心不安,心不正,人会堕落,无法获得拯救。)

3.共生循环思想

稻盛和夫提出的共生循环思想其基本含义是:在保持人类社会、地球、自然界生态平衡的基础上,使人类与自然界形成良性循环,和谐共存。他认为,在横向上,人类的发展必须建立在与自然和谐共存的基础上;在纵向上,人类对自然产品的利用必须控制在使其能够循环再生的范围内。基于此,稻盛和夫专门组织人制定了《京瓷环境宪章》,并积极致力于开发环保型产品。

(黄守愚评:正心、正力。佛教认为,有正报、依报,依正不二,正报是人心,依报是外境。心不正,外必邪,又反报于人。人与外在环境不和谐,必须自作自受,恶受恶报。只有基于人与外境和谐相处,互相成就对方,才是良性循环。有共业,得共报。人人作恶多端,共力会把人类推向死亡的火坑。人类在享乐主义和贪婪的物欲驱使下,以工业化的手段,掠夺自然资源,破坏生态环境,最终只会导致文明的毁灭。在全球历史上,文明的毁灭是屡见不鲜的。)

4.制定光明正大、顾全大局的崇高使命与愿景

稻盛和夫认为,企业经营者必须明确经营企业的目的和意义,进而制定出光明正大、顾全大局的崇高目标。

“追求全体员工物质与精神两方面幸福的同时,为人类和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做出贡献。”这是京瓷公司的经营理念,也是京瓷事业的崇高目标。这个目标表明,京瓷追求的不是经营者个人的利益,而是全体员工及其家属的共同利益。这样的目标自然可以得到广大员工的认同,并形成强大的企业凝聚力。

(黄守愚评曰:大心、正愿力。人活着,有多元化之需求,不可一叶遮目,放纵物质欲望的增长而阉割精神需求,于此必然内心淤积,失去生命活力。因此,人类需要有崇高精神来振奋人心,全面发展内在需求。正大光明的生活,是人人渴望的,只是某些人屈服于某种欲望而偷偷摸摸、阴暗的生活。伟大的愿景,让人正大光明,而众人的正愿力会使得人人永春于心,勃发生生不息的文化创生力。)

5.将强烈而积极的愿望深入到潜意识中

稻盛和夫非常强调潜意识在企业经营中的作用。他认为,应该在头脑中不断描绘愿望实现时的情景,这样,日复一日,就能把强烈而积极的愿望深入到潜意识中。即使客观上存在重重困难,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也必须坚定信念,抱定必须成功的强烈愿望,这是使事业成功的原动力。他认为:“极好的机会都隐藏在平凡的情景中,但它们只能被那些有强烈目标意识的人所发现。”

在此基础上,稻盛和夫特别强调“以将来进行时来看待能力”。在制定新目标时,要给自己规划出一个超出现有水平的更高的目标,并为在未来某一时刻实现这一目标而倾尽全力。哪怕是看似“无能为力”的事,那也只是现在的无能为力,而将来是一定能够成功的,应该相信自己的潜能在机会来临时一定可以唤醒和迸发出来。

(黄守愚评:自心、自作主宰。生活于正大光明中的人,内心放大光明,自作主宰,从潜意识里散发出一股春天的活力,充满智慧,以工作和不断创新为乐。)

6.人生·事业的结果=思维方式×热情×能力

这是稻盛和夫著名的“人生方程式”。人生、事业的结果是由思维方式、热情和能力这三个要素用“乘法”算出的乘积,绝不是“加法”。

所谓能力,是指才能、智力,更多是指先天方面的资质;所谓热情,是指从事本职工作的激情或努力的态度,是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进行控制的后天方面的因素。这两个因素都可以分别用0分至100分表示。因为是用乘法计算,所以和那些炫耀自己有能力而不努力的人比较,那些觉得自己能力平平、却比任何人都努力的人,反而能取得更大的成就。

思维方式是三要素中最重要的要素,是指对待人生的态度,它的范围可以从正100分至负100分。因为思维方式的不同,人生、事业的结果就会产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因此,在有能力和热情的同时,拥有做人的正确的思维方式至关重要。

(黄守愚评:全心、快乐、幸福。人需要转识成智,把世俗的偏见升华为智慧。佛教讲究获得精神自由,不受依傍,思维方式不断创新。而生活得正大光明的人,充满春天的活力,积极热情,具有智慧,能力自然非凡。工作只求赚钱,而不快乐,不幸福,生命受到压抑,那么会失去工作的兴趣,从而丧失文化创生力。)

7.要付出不逊于任何人的努力

为了实现理想,朝着目标一步步迈进,勤奋努力是不可或缺的。无论梦想和愿望多么高远,现实中的每一天都要竭尽全力、踏实地重复简单的工作。通向成功的道路是没有捷径的,只能是“每一天”的累积与“现在”的连续,只有努力,而且是“做出不逊于任何人的努力”,事业才能最终获得成功。

最伟大的成就都是由一点一滴、微不足道的小事累积起来的,因此,即使是很小的事情,你都要愿意付出努力,而且永不退缩。长远的成功是没有捷径的,心中时时都要有这样的信念:如果你不放弃,就不能算是失败。

(黄守愚评:恒心、善加持、善护持、善护念。地藏菩萨云: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佛门四弘誓愿云: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为了企业的成功,佛商会誓愿付出无尽努力。)

8.不断创造新价值

稻盛和夫在创业和经营过程中,非常重视创新。他认为,发展企业必须“创造新的需要、新的市场、新的技术、新的产品”。同时,他把创新看成一个企业的管理者必备的素质,并把创新视为终身的习惯。他说:“企业的领导者必须经常保持创造性的心态,还要经常引导部下寻求新的东西,培养他们的创造性。因为不经常引入创造性的思维方式,这个集团就不可能有持续的进步和发展。如果领导者对目前的状况表示满足,整个集团就会不思进取,甚至退步。”

在稻盛看来,创新性还有另一种含义:日积月累,每日有细微的进步,才能取得重大的进步。他认为,所谓的创造,并不仅仅是开发高新技术。不管是做多么微不足道的工作,都要时刻不断地改善,争取明天的工作比今天好,后天的工作比明天好,这才是最重要的。任何伟大的改造,也正是从这种永不满足于现状的精神中产生的。

(黄守愚评:真心、慈悲心。达到祖师未达到的境界,这是禅师的追求。自由就是不受依傍,不断创新。有所束缚,不得自由,必不能创新。惟有树立信仰,发慈悲心,才能享受自由,日新日日新,不断创生。新,没有生命力,无所谓真“创新”也。所以,本文多用“创生”来代替“创新”。)

9.追求销售额最大化和经费支出最小化

从京瓷初创时期开始,稻盛和夫就以“追求销售额最大化和经费支出最小化”作为企业经营的出发点。为此,他独创了“阿米巴经营”模式,即将公司组织分成一个个“阿米巴”小集体,并按照独立核算来经营这些“阿米巴”。在采用“阿米巴经营”的小集体中,实行“单位效益时间核算”,这样,阿米巴设定的主要目标,不是人们常识中的“成本管理”,而是“附加价值”。也就是说,作为一个经营主体,阿米巴首先要多获得订单,在订单基础上进行生产时,做好计划,以最少的费用实现订单,以最少的费用创造最大的价值,结果就是“附加价值”最大化。由此,阿米巴通过明确责任,确保细节部分的透明性,形成了彻底检验效益的系统。

另外,在经营中稻盛和夫特别强调“按所需数量购买必需物品”。他认为,过度购买会成为滥用的根源,即使能够一时大量便宜地购进物品或原材料,但因为需要存货的仓库以及支付库存的费用,反而会增加额外的经费支出。必要之时购进必需之物,这一点非常重要。稻盛和夫在接受《亚洲资本》的访问时,这样总结道:

“企业经营是一定需要哲学的。我从不奢望所有的人都能够接受我的哲学,但我一直坚持自己的这套经营思想,并证明了它是成功的。”

(黄守愚评:乐心。俗话说:利令智昏。六根如杀人屠刀,奢华的物质享受会麻痹人的灵魂,蒙蔽人的智慧,使人失去幸福、快乐,从而丧失自我,跌入万丈深渊而不得拯救。开源节流,扩大收入,减少支出,这是佛教寺院的管理制度。佛教认为,财富从十方来,十分不易得,必须节约。)

三,21世纪是佛商的世纪

佛教是一种古老的传统宗教信仰,是佛商的文化土壤和文化资本及优势竞争资源,而全球有几十亿佛教信仰者都是佛商的支持者。在亚洲,它的影响深入人心,已扎根到社会的各个层面。一个人独奏,没有合奏,无法表演出宏大叙事的篇章。一呼百应,应者云集,这个需要有共鸣。日本的稻盛和夫能缔造2个世界500强企业,能拯1个频临倒闭的世界500强企业,不仅只是稻盛和夫个人的佛商智慧,还因为日本是一个十分传统的存在广泛的佛教信仰的国家。否则,仅凭稻盛和夫个人之力,难以呼风唤雨,赤手空拳缚苍龙。

何真临先生在劝说梁稳根先生信佛的对话中,梁稳根先生认为,东方信佛的国家都是弱国,西方信仰基督教,所以能成为世界强盛大国。这个历史问题,是一个伪问题。东方在100年前,都走在世界的前列。西方工业革命以来,西方崛起。继而掠夺东方,直到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东方才摆脱殖民统治。东方后发国家要忽然走在世界前列,恐怕须有史学大师陈寅恪先生说的“盛衰连环性”之机遇。西方文化的弊病会使得西方社会走向崩溃,甚至于人类文明的灭亡。其实,欧洲的学术界也在忧虑,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化的危害就是把鸡蛋放进一个篮子,人人捆绑上炸药。所以,进入21世纪,这种东方再次崛起而胜于西方的机遇来了。

当然,“不是东风压倒西方,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这种逻辑是难以立足的。康德指望的人类普遍公法会在全球化的文化竞争中产生,也就是说,全人类会选择一种普遍公认的伦理法则来相处。未来,将是东西方的博弈的一个长期过程。

我敢断言,21世纪是佛商大放光彩的世纪。首先,佛教进入21世纪,会与时俱进地适应现代化的潮流而成为公民佛教。佛教和学术界及商界会提供更为完善成熟的佛商理论和佛商实践经验。

传统的宗教信仰资源,是稻盛和夫成功的文化资本,也是21世纪佛商崛起的文化资本。佛教是中国传统宗教,按照中国人的信仰习惯,几乎全民都是佛教的准信徒。可以说,15亿中国人几乎全都是佛商的土壤和支持者。而全球几十亿佛教信徒更是如此了。

在将来的东西文化互动和竞争中,在全球化大势中,西方以基督教而崛起,东方必然以佛教、道教等宗教崛起。如果东方只是附西方骥尾,拾人牙慧,以基督教商人自命,不仅没竞争优势与西方博弈,而且无法获得西方的尊重和认同,不能与西方基督教商人平起平坐。基督教传入中国,至今水土不服,影响力有限,无法获得广泛中国人的认同。在当前,这种文化资本不大和土壤不深。

21世纪是一个和平的世纪。西方宗教在包容方面,不及佛教。西方的黑暗中世纪,血腥的宗教战争至今是挥之不去的历史阴影。如果说,西方的崛起带来了两次世界大战,那么,以东方的崛起,因有佛教、道教、儒教等包容性、和平性宗教的支撑,必然是和平的崛起。《孙子兵法》上讲,“不战而屈人之兵”,“上兵伐谋,其次伐交”,东方人讲究通过和平手段解决争端,兼容并蓄,包容一切,善于承认不同利益体的权利,更有利于增长财富,更利于做成世界性的跨国大企业。

把中国传统的文化资源转化为生产力,这是中国崛起的竞争优势和文化资本。佛教的影响力广泛,在世界上,更是一种稀缺的文化资本,具有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竞争力。日本稻盛和夫以佛经商就是典型的案列。

佛商稻盛和夫的经验应该叫文化资本,他成就了3个世界500强企业。如何走向世界500强,财富资本只是其中之一。亚洲的企业家应该多学习稻盛和夫的佛商智慧,为亚洲人在西方人面前争光!为亚洲人在西方人面前争权利!

四,佛商普照世界

有禅师云:“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有明珠在我心,何愁不照破山河万朵!企业家安好了“心”,何愁企业不会做成世界一流?

这算也是对何真临先生劝说梁稳根先生学佛修禅的诠释吧!

夏历癸巳八月榖旦初稿

夏历甲午正月十六日修订

黄守愚于阙一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