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中国民间智库30年》自序

我们智库是中国创办最早的民间智库机构,1986年由上海世界经济导报与北京社科院合作在北京市民政局注册,后来三次演化成为中国最著名的管理咨询公司,2000年位居本土同业的绝对第一,2012年被评选中国企业500强的中国企业联合会排行中国管理咨询50大榜首。

何为智库? 我与八十年代的改革四君子之首翁永曦在2002年有一段传奇的智库合作,为朝鲜的金正日提供智库意见,六轮交流创建了一个新义洲特别行政区。后来,我又与翁永曦、黄江南去为蒙古总理策划北水南调,一路听他们回忆1980年的中国智库,方知何为中国现代智库的先驱。

“四君子的智库机遇源于黄江南介绍翁永曦认识了新华社内蒙分社社长,听翁永曦纵横国际大势,认为中美苏的平衡大势已成大局,中国二十年内不会有战争威胁,应该停止备战备荒全面聚焦经济建设。

此论马上被发到新华社内参,赵紫阳看后让秘书李湘鲁约见翁永曦,一天的交流聚焦国际关系,世界的大国博弈与全球的亚非拉美关系无所不及。不久,赵紫阳面见邓小平并迅速决策了百万大裁军,并由此形成了韬光养晦的外交新路线。

而后,赵紫阳再次约见翁永曦专论国内问题,翁提出请“康拜因”团队的另外三人参加,赵欣然同意,于是有了翁永曦、朱嘉明、黄江南和王岐山四君子反洋跃进的一幕。

令四君子万万没想到的场面是,这次会谈不是总理一人,而是满堂的副总理与相关各部部长,赵紫阳开场第一句话是,这个会议室建国以来没有年轻人进来议政,今天请你们四人来此,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件大事,听你们畅所欲言。

黄江南是第一主讲人,据说他如鱼得水发挥得淋漓尽致。而后,翁永曦概括的16字方针被陈云修改并运用,很快进入了国家的决策程序。

四君子当年的主要观点,是分析与批判计划经济的投资失控,用投资周期理论预测洋跃进的大危机,并力主把经济结构调整与市场化体制改革融为一体。他们的这一理论进入决策层之后,才有的农村承包制和城市体制改革,使中国农业、轻纺工业、装备制造业和重化工业的结构关系由此步入坦途。

这就是中国现代智库的起点,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如醉如痴地听罢翁永曦和黄江南对讲智库历史,职业习惯让我不能不参加盘道,仅仅一段八十年代的初创历史,就让我当天一气呵成地写出了一篇文章《和君创业咨询的智库基因》。

“我们和君创业咨询已经有30年的创业历史,起步创业的智库服务建立在兰德之梦的基础上,挑战权威、打擦边球与超越左右三点一线,铺垫了我们另类大侠的智库之路。

1、何为挑战权威?

我从政府进入改革圈是比较晚的,当时的发展所、体改所已经成为官办智库,开始具有贵族化的排他性和知识结构的局限性。我最早的合作伙伴是体改所的尹兰天,他把我调入体改所的努力受到莫名其妙的阻力失败后,我始终在他们的圈子之外,处处挑战他们的理论权威。

以农村改革为例,1987年我们在张裕葡萄酒厂研究葡萄种植问题,得出的结论是农村承包制已经过时,要研究产权归并大农场,要靠垄断性专业合作社反周期。一次论坛我与温铁军辩论,他都没听懂我在说什么,就一状搞到周其仁处,引来我们的一场理论争论。

至于城市改革,我和刘纪鹏、吕朴、周放生的研究从大工业的股份制试点起步,在横向经济联合(收购兼并组建产业大集团)上聚焦,而当时的理论界和贵族智库大多在小农经济思维里看城市,直到那一轮改革结束也还没人真的入道。为此,我在1988年的全国承包制大会全面否定承包,在会后又把矛头直指吴敬链,并至今认为他的改革思路耽误了中国15年。

因此,我的智库生涯从第一天开始就具有明显的另类色彩。是建立在挑战权威的基础之上。

2、接着来谈打擦边球。

我们和君创业咨询公司的前身,是我在北京社科院经济所出任副所长时,与当年引领中国改革潮流的世界经济导报合办的民间智库咨询机构~体制改革研究咨询中心。当时,中国改革姓社还是姓资的争论你死我活,为此,导报的原则是打擦边球,即,在改革的前沿地带寻找决策层能接受的边缘突破点,既不能犯规找死,也不能保守等死。

当时,我和洪小源、杜飞进,以及本群的沈敏峰等人一起,频率极高地在导报上发文,聚焦的问题都是以擦边球为原则。

上海兴国饭店的股份制研讨会,我的主题发言是非私有化股份制,在追求企业规模化、要素流动化和管理社会化,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至关重要。该报告马上得到了重要批示,成功地打好了回避私有化的改革擦边球。

再例如,1988年海南建省,我们为省长梁湘写的智库报告,批评刘国光的规划报告是技术经济的天方夜谭,而对海峡两岸共治海南的激近构想也没敢炒作,只提出建立政策凹地和体制飞地,封关开发全海南,把挑战权威和打擦边球融为一体。

因此,我们的智库研究起步期,从不保守也绝不越界,是在擦边球的运作中体现另类大侠风格的。

3、最后来谈超越左右。

八十年代的改革圈,是左右分明的,而且在智库研究领域互不往来,很少信息交流。有一次我在邓力群家碰到何新,我刚说了几句不左而偏右的公道话,就被全场的白眼吓回去了。

在这个八十年代,我的政治敏感问题观,既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这是因为 :

我不仅与周其仁等改革精英关系很近而十分了解改革圈 ;

而且因为常常出入邓力群公馆而十分了解左派 ;

同时,我与陈子明和王军涛多有合作而十分了解右派 ;

另外,李克强与王玲在负责几次学潮时,我参与很多并十分了解学生运动 ;

而当时为统战部阎明复部长的智库服务,使我了解共产党的广泛包容传统 ;

参与最高法院任建新院长的司法改革运作,又使我深入了解了中国法治建设的空间 ;

…。

这些经历都使我既不会太左也不会很右,而且时时处处在比较左右,对各种偏颇观点有天然的敏感。更重要的是,我从那个时代就清楚地知道,中国的任何一派都有极大的局限,只要有人比他们全面、比他们系统、比他们深入和比他们敢当,就一定会超越左右。

今天,我们的智库研究之所以信奉习近平主义,就是认定习近平超越了左右,他在超越过程中需要另类大侠的智库。

结论: 起步创业的智库服务建立在兰德之梦的基础上,挑战权威、打擦边球与超越左右三点一线,铺垫了我们另类大侠的智库之路。”

如果说八十年代的智库经历形成了我们的三大智库基因,那么九十年代到世纪之交的智库运筹,则造就了我们内外两种智库的创新风格。

1992年到2006年,我们一头一尾各有两件大事,都是我们智库的创新杰作,前期的两件大事是靠智库之术在改变国内的惯性决策,而后期的两件大事是靠智库之道在改变国外的政府国策。

1992年南巡讲话后我在中国慈善事业的奠基人徐永光支持下,开始运筹吸引海外人才回国的展望计划(国家科委、国家外专局和青基会发起,江泽民题词,我当办公室主任),先后组织了中国计算机科学家代表团等大批海归回国访问,在两个领域进行智库创新,首开了国家政策的两大先河。

第一个是把互联网引入中国。

那时,互联网在美国也才刚刚进入校园,而我们代表团在中国遍访著名大公司,人们对互联网一无所知。为此,高克家、刘亚东和我给电子部张今强副部长写了一份报告,认为互联网加多媒体将改变未来世界,中国应该绕过软件时代,在互联网革命上发挥后发优势,实现21世纪的弯道超车。

这份报告推动了国家的三金工程,我们和君创业咨询也因此而当上了国家信息中心的顾问,与胡小明副主任一起运筹了中国第一个互联网门户~~中经网。

前几天我碰到休斯中国公司的吕瑞峰,他说业界尊他为中国互联网第一人,我与他一番盘道,第一人的尊号就非我们莫属了。

第二个是把风险投资模式引入中国。

1992年12月,我在斯坦福大学讲演,刘亚东、王维嘉和黄京生带我进入了美国风险投资的领域,写完互联网问题的报告,我又向国家科委火炬办主任王瑞明汇报了美国观感,并对火炬办用60亿银行贷款额度搞风险投资的模式提出了批评。

王瑞明很快把53个高新区的主任组织到大连,听我专题演讲风险投资的体制与机制,推动了火炬计划和高新区的风险投资模式的转型。

后来,我与刘曼红合作风险投资项目,我告诉他我们对中国风险投资产业的贡献,她很不情愿把风险投资第一人的桂冠让给我们。

这两件大事,都是靠智库创新之术在改变国内的惯性决策,意义非同小可。具体详情在本丛书第二集中多有阐述。

以后,我有很多年退出智库江湖,忙于运作和君创业咨询公司的重组与扩张。并在2000年把公司办成了国内超一流(没有第二第三的)管理咨询公司,2012年,我们被中国企业联合会排行中国管理咨询机构50大榜首。

2002年,我们的智库服务走出了国门,从朝鲜到蒙古,从尼日利亚到巴基斯坦,…,在全球到处为外国总统总理智库服务。其中,属朝鲜新义洲特别行政区与巴基斯坦瓜达尔自由港特区最为离奇。

2002年,中国富豪杨斌请我们公司当顾问,我又找到中国的智库先驱翁永曦共同参与,在朝鲜给金正日出谋划策,通过六轮谈判谈出了一个新义洲特别行政区,外加一条连通韩国与中国的国际高速公路通道,在朝鲜打开了改革开放的大门,并吸引日本与韩国共同参与,使东北亚经济一体化的曙光开始初现。可惜,…。今天,我们又在重开此局,与韩国与美国智库探索东北亚经济的重组之路。

2006年,统战部胡德平部长带我们访问巴基斯坦,我们为穆沙拉夫献策,在瓜达尔港建立大特区,把中国西进战略与伊朗印巴能源经济融为一体,打造亚洲的迪拜新城。这一策划,被老穆接受并确立为巴基斯坦的国策。可惜,…。今天,我们十年前的策划已成两国共同的目标,但中国错过了最佳的新疆西进开发时机。

这两件大事都是靠智库创新之道在改变国外的政府国策,意义同样非同小可。具体详情在本丛书第一辑中多有阐述。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的智库事业分三个阶段自下而上地提升位势,每一次我们都站在风口与潮头,非议之声不绝于耳,但成就之感也与日俱增。

1、2006年到2007年,我们在两场冲突中不畏强敌,与民粹主义的仇富思潮全面开战。

第一场冲突是挑战郎咸平煽动的民粹主义反改革思潮,风风火火地闹得满城风雨,活活把老郎拉下了神坛 ;

第二场冲突是反对惩治民企原罪的仇富运动,推动并参与了胡德平部长发起的原罪大论战,同样是热热闹闹地搞得路人皆知,而且真的缓解了中国的仇富风潮。

但是,在这两场论辩中,我被网民与愤青骂得“体无完肤”。

2、2006年到2011年,我们在三个焦点上逆流而上,与精英知识分子思维直接碰撞。

第一个焦点围绕民族产业与国民意识展开。

从2006年开始,我们引领了中国民族产业的振兴之风,在达能娃哈哈之战、可口可乐收购汇源之争、ipad商标之权、…,和君创业咨询参与了诸多重大事件,每战必胜,我们为此而四处呼吁重塑中国的国民意识。

第二个焦点围绕宏观经济的逆调控政策展开。

2008前后的经济政策之争十分热络,我们是最激进的一路,反对宏观经济逆调控,批评吴敬链的经济紧缩理论,主张经济强刺激,我的第一本书《真相~谁推动了中国改革》主要聚焦在企业改革、民族产业与经济政策政策三条主线,用50个我们的经典案例总结改革开放30年。

第三个焦点围绕中国的外交政策调整展开。

2009年开始,我们主张结束韬光养晦,逆普世价值观而在全球有所作为,被张维迎骂成无知加无耻。

在这三场论辩中,我被30年西化的精英阶层讥笑,亚布力论坛为此而将我拒之门外,论坛发起人田源的调解都无济于事。

3、2012年到2015年,我们在四个领域里顺势而为,面对四面八方的批评开始“闻骂耳顺”。

十八大以后,我们与八十年代智库运筹时的统战部老领导陶斯亮、马晓力再次合作,又受到中国的智库先驱翁永曦、黄江南的重要指教,而后,开始与政府有关部门的高书生、赵刚多方合作,先是筹划民间智库联合会,接着创办了当代智库论坛,聚焦习近平新政的五大走向,即,政治观立威、天下观开道、思想观树旗、发展观创新、法治观镇世,研究的深度与广度日新月异。

2014年12月23日,我在泰国参加克拉地峡大运河的发布会,泰国一位大学教高调授赞美习近平,七大理论解说丝绸之路,博得全场热烈掌声。我作为一个中国专家,而且在潜心研究习近平新政与习近平主义,当仁不让地把我最近的研究成果一吐为快,将丝绸之路复兴计划在克拉地峡大运河开凿中的五大价值,与习近平新政、习近平经济学、习近平主义、习近平时代的融为一体,让与会的泰国精英们耳目一新。

2012年开始,我们智库为海外特区投资研究马歇尔计划,并在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还是习近平计划的命名上热议多次。

到了2013年初,习近平的权力集中与强势反腐初见成效,我们开始用习近平新政来研究政策走向。

三中全会以后,我和刘纪鹏首先质疑媒体强加给李克强的紧缩经济学,开始研究习近平经济学,并与2014年初在国务院参事陈全生指导下起草了万言智库报告。

2014年7月,我们的智库圈发生质疑习近平新政的广泛争论,开展了一场有声有色的大讨论,左派右派两极对峙,观点虽然相反,但对习近平主义的存在与内容,却得到了高度一致的聚焦。

2014年10月17日,中国经济媒体领袖秋季峰会在海口召开,由全国记协书记潘岗致辞,会议主持人水皮请我做了题为《习近平新政与习近平主义》的主题演讲,我又在会上阐述了翁永曦的观点,习近平新政不是5年10年的短期政治,而是20年3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习近平时代。在我们看来 :

“中国20年的不争论使我们的主义开始虚无,今天重建国家意识形态不能不进行全面的理论创新。同时,中国经济崛起与大国立位立威,又必须基于自己的主义与文化,世界需要中国创造全新的思想价值观。习近平新政、习近平时代、习近平经济学与习近平主义因此而应运而生,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历史必然。”

 

为此,我们智库开始聚焦四个领域研究未来30年,并着手编辑了这套论坛丛书。下面,是本丛书前四本的提要,放在序言言中以利于读者了解丛书全貌。

1、在国际关系领域 ,我们聚焦研究《习近平新政的丝绸之路复兴计划》:

最近,习近平新政开始推进丝绸之路“一带一路”的大战略,让人耳目一新。今天的世界,人人都在关心中国全球化发展的战略布局,各国都在紧盯中国4万亿外汇储备的投资方向,“一带一路”大战略已经远远超出了古代丝绸之路的地理坐标,并被全世界当成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因此,准确地表述这场全球瞩目的中国外交盛举,定义“一带一路”为丝绸之路复兴计划绝不为过。

丝绸之路复兴计划开始全面启动后,我们找到了认识习近平新政、习近平外交与习近平主义的新方法,本丛书的第一集,从三个方面阐述我们对丝绸之路复兴计划的系统认识,即 :

第一部分,从我们民间外交的亲身经历起步,解剖丝绸之路复兴计划的五路布局,并依此准确把握习近平新政的外交风范。

第二部分,从中国国际关系的主要难题入手,聚焦丝绸之路复兴计划的五次提升,并依此全面分析习近平新政的政策走向。

第三部分,从全球互动互利的范畴延展入手,定位丝绸之路复兴计划的五大领域,并依此深入研究习近平新政的理论体系。

2、在经济政策领域,我们聚焦研究 《习近平经济学的五行国策》:

新常态是习近平经济学提出的第一个重要经济概念,涉及到经济形势判断、经济理论方法与经济政策导向的方方面面,并因此产生了三种不同理解,悲观派依此否定历史,颠覆派借此梦想未来,而再造派据此改道现实。

APEC大会之后,我们找到了认识习近平经济学的新方法,本丛书的第二集,从五个方面阐述我们对中国五行国策的系统认识 :

“一个基本前提判断”是讲2005年开始我与郎咸平的一场论争,10年后的APEC使中国的国运当头,中国崩溃论的风潮渐退 ;

“两国崩溃假象争论”是讲我们亲历的两次国内虚假危机,1990年精神崩溃与1996年物质崩溃,都因为中国经济政策与经济形势的骤变而烟消云散,而日本战后的那场危机假象论战,成就了1960年开始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 ;

“三种经济理论超越”是讲现代市场经济的三大流派和各自的常态经济政策,习近平经济学的“新常态”由此出发,正在进行全面的理论超越与政策创新 ;

“四次经济逆向调控”是讲30年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调控理论和紧缩政策误区,四次经济逆控给中国带来的损失难以估量,习近平经济学一定会以史为鉴避免决策失误 ;

“五大经济再造计划”是讲习近平新政和习近平经济学正在推出和将会推出的五大政策,即,金木水火土的五行经济政策,以及由此支撑的五大经济再造计划。

3、在意识形态领域,我们聚焦研究 《习近平主义的中国传统文化基因》:

中国20年的不争论使我们的主义开始虚无,今天重建国家意识形态不能不进行全面的理论创新。同时,中国经济崛起与大国立位立威,又必须基于自己的主义与文化,世界需要中国创造全新的思想价值观。习近平主义因此应运而生,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十八大之后,从中国梦到民族复兴宏图,从中国传统文化的阐述到马克思主义的争论,从改革开放理论到民主法治建设,…,我们找到了认识习近平主义的新方法,本丛书的第三集,从三个方面阐述我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系统认识 :

一、习近平主义的核心思想 : 新马克思主义之本、中国传统文化之体和民主宪政法治之用。

二、中国传统文化如何去伪存真和与时俱进。

其一,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容优化有横纵两条基本线索,横向是对诸子百家如何集成并去粗取精,纵向是对儒家文化如何发展并去伪存真,两者优化并贯通,就构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内核。

其二,中国传统文化的思想进化有两个焦点,现代思想的进化与信息社会的进化,习近平主义正在两者结合地完成中国传统文化的与时俱进,从而实现中华民族的文化复兴和世界大同。

三、中国传统文化的全球传播,就是解决逆流传播的顺序、升华传播的方式、有效传播的方法,这是中国文化落地生根、发扬光大和融入世界的关键环节。

其一,攘外与安内的排序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弘扬,目前碰到了国内国外的两股逆流,需要进行从内至外还是由外推内的传播排序选择。

其二,内容与形式的互动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弘扬,碰到了内容形式的两重混沌,需要进行内容研究带动形式落地的互动升华 :

其三, 传统与创新的结合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弘扬,面临着传统方法与创新方法的双重缺失,需要进行传统恢复与创新探索的结合传播 。

4、在管理科学领域,我们聚焦研究《习近平时代的中国式管理与本土化咨询》:

习近平主义对中国的影响极其巨大,并正在开始一个全球公认的习近平时代。在这个时代,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企业的强盛、中国管理的完善、中国咨询的培育,都在受到习近平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刻影响。

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我们从习近平新政的系统改革举措入手,找到了认识习近平时代的新方法,本丛书的第四集,以我们30年管理咨询经验为基点,以习近平时代的中国式管理与本土化咨询为全书基线,分以下五部分贯通全书。

一、中国管理与中国咨询的五色演化历史

1、中国管理与中国咨询的第一季 : 蓝色管理文化的全面学习期。

2、 中国管理与中国咨询第二季 : 分色管理文化的实用模仿期。

3、 中国管理与中国咨询第三季 : 红色管理文化的重组变革期。

4、 中国管理与中国咨询第四季 : 绿色管理文化的中西对标期。

5、 中国管理与中国咨询第五季 : 黄色管理的东风西渐期。

二、管理文化与管理风格的五种经典坐标

1、美国的能力本位管理文化 ;

2、日本的责任本位管理文化 ;

3、欧洲的流程本位管理文化 ;

4、港台的信任本位管理文化 ;

5、印度的随行本位管理文化。

三、五道哲学与十度修炼的系统研究方法

1、道家的上天之势 : 顺势而为的战略定位与上善若水的决策治理 ;

2、儒家的落地之道 : 礼义归心的企业文化与中庸君子的人才管理 ;

3、法家的变革之法 : 权势权责的互补组织与权责权术的互动管控 ;

4、墨家的精细之术 : 道技合一的流程规范与标准尚同的数据评测 ;

5、纵横家的市场之力 : 合纵供给的市场营销与连横需求的品牌运筹。

四、佛家文化与管理咨询的五种模式探索

1、中国式策划咨询为什么能普渡众生,而欧美的广告策划为什么系统化极弱。

2、中国式技术咨询为什么不容易传承,而欧美的咨询工具为什么复制力极差。

3、中国式变革咨询为什么要系统圆融,而欧美的执行服务为什么空白点极多。

4、中国式能力咨询为什么重文化境界,而欧美的市场竞争为什么局限性极大。

5、中国式战略咨询为什么会强调机缘,而欧美的过时稳态为什么两极性极重。

五、中国文化与咨询管理的五层能力提升

1、工具层实习生优化的市场扩张基础 ;

2、资产层咨询师提升的专业能力共享 ;

3、资源层经理人运筹的组织协同机制 ;

4、价值层咨询家创意的发挥节点把握 ;

5、增值层混业力能量的未来业态变迁。

这四本文集的编写,是在高书生与赵刚两位领导的指导下完成的,当代智库论坛研究部的黄一丁、李尘、吴超、杨一飞、杜娜参与了写作。同时,本丛书编辑过程中,我在80多个微信群中征求意见,能看到的直接群友在万人以上 ,得到的反馈反差极大,让人大有天堂与地狱轮坐之感。好在我们已到“耳顺”之年,修道已入“闻骂耳顺”的境界。

目前,当代智库论坛还在继续,我们希望这套丛书从这里启程,全方位地引发争论、互动、创新与提升,能够让这一代人更深刻的认识这个时代,并对中国的智库事业产生更积极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