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舜帝是中华商业文化的始祖

枕戈:之前读吴晓波的《浩荡两千年》的时候,他对中国的商业文明史作了一番梳理,让我形成这样一种认识,工商业文明——也就是那种建立在工业基础上的商业文明,确实发源于西方。但我们中国其实也有悠久的传统商业文明。

伍继延:我们有一个奇谈怪论,就是“言必称希腊”:一说到商业文明,大家就说古希腊海洋文明才是商业文明的源头,这个对不对呢?当然也有一定道理,因为古希腊的商业文明一脉传承,后来到了文艺复兴,影响了整个近现代,人类进入了工业文明时代,促进了新的商业文明的崛起。在这点上讲,我们应该承认,古希腊开创了海洋商业文明,对当代全球化时代的商业文明有巨大的意义。

今年清明节前,也是因一个特殊的机缘,公益的原因,我到了舜帝陵所在的永州市去拜祭舜帝陵。我们过去只认为舜帝是中华道德文化的始祖,其它方面好像没有太多展开。可是我去祭拜的时候,导游介绍,在舜帝开创的道德文化中间,包括三个主要内容,一个内容就是为政以德,毫无疑问是我们讲的政治道德。第二个说他是中华伦理道德的开创者,因为舜帝很孝,也就是说他是伦理道德的榜样。后来儒家文化成为中国的主流文化以后,因为他是道德文化的代表,就把尧、舜、禹、汤、周文王、周武王、周公再到孔子,列到了一个谱系中。

可是这个导游还介绍说,舜帝是我们中华职业道德的开创者。当时我就很奇怪,这怎么回事呢?后来我深入了解以后,看到司马迁在《史记》的《五帝本纪》里介绍舜帝,舜帝年轻的时候经历了非常艰难的生活:他务过农、打过鱼、做过工,还经过商。原文是:舜耕历山,淦雷泽,陶河滨,作什器于寿丘,就时于负夏。我们三皇五帝唯独有一个老祖宗舜帝跟商挂上关系了。

后来再仔细了解,舜帝在经商的时候生产陶器,就特别注重产品的品质。他非常反对偷工减料,所以舜帝做出来的陶器,手工业产品就是以质量著称。他经商的时候,还特别注重诚信,《尚书》里面也有记载舜帝经商的经历,讲他经商如何注重诚信。我就在想,讲究质量、注重诚信,不就是我们今天讲的商业道德的两个核心问题吗?

二、舜帝商业文化可以破除农耕文化对商业文化的遮蔽

枕戈:也就是说,并不仅仅是工业时代才有商业文明,在悠久的农耕时代,我们中国也有商业文明,有我们商业文明的一脉,有商业文明的流变的过程,甚至,在非工业时代的传统商业文明领域,中国还远远领先于世界,以至于鸦片战争之前,中国与世界的商业贸易,都是入超的。对此您如何看?

今天再梳理我们中国的商业文化史的时候,我突然有一个感悟:随着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由于我们中国本土是以农耕文明为核心,商业交易行为就不是特别重要,而老百姓最需要的几个产品,比如盐和铁,我们从春秋时期就开始官营国有了。这种农耕文明一方面它对交易的需要量不大,第二是它最核心的交易产品又被官营了,盐铁官营。所以在我们整个中华的主流传统中间,好像商业这一块不突出了,同时商业文化这一脉好像也就被割断了。

换句话讲,在我们很多边远的文化交汇之地,都有很发达的商业文化。也就是说舜帝开创的这些东西,并不是没有传承下来,只是在某种程度上,被后世的儒家曲解了。儒家更多地强调,舜帝作为政治道德和伦理道德的创始人的价值,而忽视他作为商业道德创始人的价值,这当然也和我们传统的儒家重农轻商是一脉相承的。

今天当我突然感悟到这一切的时候,我就理解了为什么我们后来会出现像范蠡这样的大商人,实际上吕不韦也是大商人成为政治家的,对不对?后来我们会出现所谓的十大商帮,其实就是我们中华文化中的商业文明这一脉,始终是在默默地传承,而且它有一个伟大的源头活水,这个源头可以追溯到舜帝。

今天当我们进入了市场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当我们开始要直面全球化时代的商业竞争,或者更彻底的讲商业文化的竞争,或者说更根本的讲就是文化竞争的时候,我们更加需要重视我们中华文化中商业文化这一脉。

三、舜帝创始的道德文化就是中华商业文化的源头活水

枕戈:我提到政教商平衡发展,一方面我是承认中国古代肯定有商业这一脉的,而不是有些人妄自菲薄,似乎只有希腊才有商业文明、海洋文明。另一方面我并不认为要把商业拔高到非常高的高度,没有文化的引导,没有法律政治的制约,没有这些平衡的因素,假如我们完全按照西方的模式,用资本来控制这个世界,我觉得就会破坏了这个平衡,就会出现很多问题,出现了今天的拜金主义。所以古人提出要“以义和利”,这就是一种平衡发展。

伍继延:在今天这个时代再谈商业文明,最根本的一点是什么?在于市场经济。在工业文明时代,市场经济带来了什么?很简单一个后果就是城市化。一个农民可以不接触商业,他把地种好了,偶尔去搞点商业,比如购买农具就行了。可是一个市民他每时每刻都生活在商业文化的汪洋大海之中,随着我们中国的城市化现在已经达到50%多了,将来肯定至少有70%以上的人生活在城市里面,我们很难现象一个市民不接触商业。就是一个农民,在这个互联网的全球化时代,他的很多生产消费行为,也会纳入到市场的体制里面来。

商业是一个大商业,每时每刻我们都生活在商业的汪洋大海之中。两年前,我在中国商业文化研究会的年会论坛上,演讲的主题就是“中华民族到了最需要商业文化的时候”。越是商业发达的时候,越需要发展商业文化,用文化来提升和引导,作为一种制衡。

我们今天看到的所有的这些怪现象,最根本的一点就是我们不去从自己的文化基因中,去寻找我们商业文化的根源,把它弘扬光大。我们今天看西方发达国家,人们不仅仅追求财富也追求美好的生活,还追求文化艺术的欣赏,追求信仰的纯洁,追求很道德的生活。这种相对均衡的发展,恰恰是他们实际上有很强大的商业文化的支撑。

在今天这个时代,在我们越来越深入融入全球化的时候,我们更加要有一种认识,这种认识就是我们现在需要一个新的文化的复兴。而这个新的文化的复兴,它不可能再回到农耕文化的形态,在今天工业化、信息化、城市化的时代,它一定是以商业文化核心。

第一,我们必须直面全球化时代的竞争。如果西方人依靠他的商业文化,坚船利炮无往而不胜,这个时候我们还去抱残守缺是没有出路的。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搞改革开放,要大力发展市场经济,包括“十八大”,包括三中全会决定,要深入深化改革,市场是决定性力量,这都充分说明:我们要应对整个全球发展的挑战,必须大力发展工商业。

第二,商业文化要成为未来新的中华文化的核心基础。过去我们中华文化的核心基础是农耕文化,我们讲的东西还是农耕文明的东西,并不能适应现在。随着城市化、工业化的发展,工商业文化会超过农耕文化的重要性。还有互联网的影响,现在网上那么发达,说不定将来农民都去网上买东西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够再抱残守缺地说,工商业文化是末,农耕文化是本,士农工商,士是第一,农是第二,工商是末。这三者应该是并行不悖的,同时工商业文化一定是主流文化,而且它要成为新的中华文化的核心基础。

我们有舜帝这样伟大的道德文化创始人,我们必须深入研究其关于商业道德的源头活水,发现中华民族商业文化的优秀基因,才能为中华商业文化新的发展与创新提供坚实的基础;我们谈东西方文化的融合,如果只是拿来西方的东西,那叫做学习,而不是融合,而我们从舜帝这里找到了根源,从我们自己文化的根脉里找到了优秀的基因和自信,也就有了资格谈融合;我们才能真正建立起融合古今中西的新中华文化,这个新中华文化才能在未来真正成为全球领先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