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们江口至绥芬河口沿海一带地区,箭头所指处为绥芬河口  

中国东北原本拥有漫长的日本海及北太平洋海岸线,由于历史上俄国对中国的长期侵略扩张,中国在日本海的出海口被堵死,在吉林防川中俄边界,仅仅数公里外就是广阔的日本海,但中国人只能望洋兴叹,这是一件非常耻辱和憋屈的事情。日本海出海口对中国具有巨大的经济、政治和国防价值,中国要成为海洋强国,就不能没有一个像样的日本海出海口。

中国一直在争取恢复日本海出海口权利,人所共知的是图们江出海口。近年中国依据以往条约,恢复了在图们江的部分出海口权利。但是图们江出海口的限制非常大,图们江狭窄而浅,靠近出海口处还有低矮的俄朝铁路桥,通航船只的吨位和种类受到很大限制,仅能通航最多三五百吨的船只,且没有战略纵深,受俄朝两国的种种限制,通航权很容易被再次中断,而且图们江冬天封冻期长,一年中有几个月时间基本无法通航。所以图们江出海口虽然好过没有,但是局限非常大,远不能满足中国的日本海出海口战略需求,中国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日本海出海口。

事实上,依据《中俄北京条约》、《中俄勘分东界约记》和相关国际法,中国本应拥有面积广阔,权利相当充分的日本海出海口权利,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一百多年来被俄方非法占据。

1689年签订的《中俄尼布楚条约》规定以外兴安岭为中俄边界,外东北是中国领土。一百多年后,中俄又签订《中俄瑷珲条约》(1858)和《中俄北京条约》(1860)两个不平等条约更改边界,中国将面积约一百万平方公里的外东北割让给俄国,但条约特别规定了中国人在江东六十四屯及外东北的权利。

《中俄瑷珲条约》第一条规定:“黑龙江左岸,由精奇里河以南至豁尔莫勒津屯(注:即江东六十四屯地区),原住之满洲人等,照旧准其各在所住屯中永远居住,仍著满洲国大臣官员管理,俄罗斯人等和好,不得侵犯。”

《中俄北京条约》第一条在规定中俄边界之后写道:“上所言者,乃空旷之地,遇有中国人住之处及中国人所占渔猎之地,俄国均不得占,仍准中国人照常渔猎。从立界碑之后,永无更改,并不侵占附近及他处之地。”

1861年签订的《中俄勘分东界约记》对“俄国均不得占”的“中国人住之处及中国人所占渔猎之地”作了明确划定。“图们口东至绥芬河口沿海一带,及海中间十四岛屿向系旗人渔猎之处”。在《中俄勘分东界约记》附录部分的《旗户渔猎居住册》中,明确了标示了日本海(中国时称“大清海”,渔民、旗户称之为“南海“)十四岛的名称和位置。

北京条约是瑷珲条约的延续,但中俄北京条约比瑷珲条约更不平等,连瑷珲条约规定的四十万平方公里左右中俄共管地区都被划入俄国版图。作为一点平衡,条约在规定中俄边界后,又规定外东北的中国人居住与渔猎之地俄国不得占,并且在《中俄勘分东部界约记》中又明确规定了部分渔猎地。

可以理解为北京条约延续瑷珲条约关于江东六十四屯以及中俄共管地区的规定,为中国人保留了外东北大片居住地和渔猎地,并规定俄国不得占据。这些地方包括江东六十四屯、雅克萨、海兰泡、苏楚那、海参崴、双城子、庙街、伯力等诸多中国人传统聚居城镇,还有大片中国人散居、聚居和渔猎的森林、草地、湿地、河流湖泊与日本海与鞑靼海峡、鄂霍次克海沿岸、海岛及海域等。

中俄北京条约签订后后,江东六十四屯就属于中国人居住与渔猎地,中国对江东六十四屯行使权利一直延续到1900海兰泡与江东六十四屯惨案前,虽无主权,但有治权,这段时间俄国也是承认的,之后的历届中国政府也未放弃。

可以认为外东北居住与渔猎地的权利与江东六十四屯的权利相同。既然规定这些中国人的地方俄国不得占,而当时和后来也只有一个中国,外东北从未成立中国人的自治国家,那么其权利也应和江东六十四屯一样,至少治权归中国所有。正如中国从未放弃江东六十四屯的权利,中国也没有放弃外东北居住与渔猎地权利。按照现在的条约和国际法,这些地区的治权是无条件属于中国的,不需要任何租金等报酬。

这些地区甚至在中俄规定相互没有领土要求之前,还可以理解为中国有领土主权的飞地。

《中俄勘分东部界约记》明确规定部分中国人居住和渔猎地的范围,即从绥芬河口到图们江口的沿海,及海中间十四岛,为旗人渔猎之地。这就意味着俄国不得占据这些地方,中国可以像管理江东六十四屯一样,拥有这些地方的治权。

这些地区类似于美国在古巴的关塔那摩基地,或是澳门回归前,1974年后葡萄牙承认澳门是葡萄牙拥有治理权的中国领土,以及香港的九龙城寨,中国虽无主权,但有治权。

那么这部分渔猎地的范围有多大呢,能否连接起中国本土?十四个岛屿与图们江口至绥芬河口沿海海岸线自然属于中国人渔猎地。按照捕猎的要求,即使猎户住在海边,狩猎范围也可以从海岸线垂直延伸到离住处至少数十公里外的内陆地区,沿海往内地直到中俄边境两侧都是森林草场茂密之地,完全适合狩猎,而且内陆也有不少中国人居住和渔猎,如果按这个距离,从绥芬河口到图们江口海岸线往内陆的渔猎地,大部分能与中俄边界线连接,最起码在图们江下游防川附近中俄边界仅数公里就是日本海的摩阔崴(波谢特湾处),渔猎之地完全可以与中国连接,而摩阔崴又是适合做港口的地方,这样一来日本海港口就能直接连通中国内陆的吉林,无需通过俄罗斯管辖地区。

因此,光是依照《中俄勘分东部界约记》,中国就可以拥有大片连接中国本土的日本海沿海地区。如果要算上《中俄北京条约》规定的其他居住和渔猎地,则范围更广阔。

日本海出海口比钓鱼岛和南海岛礁的价值更大,更值得争取,因为中国在东海,南海拥有广阔的出海口,而在日本海没有出海口权利。日本海出海口的价值大,面积大,且历史和法理依据更充分,俄罗斯一百多年来对这些地区的占据违背相关条约和国际法,严重损害中国的利益和尊严。

中国可以为了南海岛礁和钓鱼岛与邻国剑拔弩张,承受巨大的国际压力,为什么不能向俄罗斯争取历史和法理依据充分,面积和价值更大的日本海出海口等权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