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说前后二个30年不能互相否定,2013.6.27《人民网报道韩德强最新演讲: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习说要做中国梦(内涵模糊),韩德强就在2013.7.12发表《话说中国梦》。该文获得卢麒元的高度赞赏,特写推荐语推荐。

这又让我想起“左翼中庸精英”(简称左中精)来。所谓左中精,是指左翼精英里“玩儿”中庸的高手们。窃以为,卢麒元和韩德强可作左中精的代表,故以他们为例,说说左中精。如果哪里说错了,就提前道个歉。

一、点评卢麒元对韩德强《话说中国梦》的推荐语

点评内容在“----”下。

1、韩德强老师应该和周天勇老师对换一下工作单位。韩老师这篇文章是目前解释中国梦最到位的一篇文章。当然,此文的意义不局限于此,此文是左翼趋于成熟的重要标志。

-------

对换工作单位?这不是让韩德强去当邓资党的御用文人吗?幽默的可以!如果韩一个人能代表整个左翼,那得出左翼趋于成熟的结论,是可以的。问题是:能代表吗?如果韩不能代表整个左翼,那每个左翼中人独立自主、各做各的中国梦,韩也做了一个自己的中国梦,那左翼就趋于成熟了,能这么下结论吗?

2、是的,左翼的极端理想主义与右翼的极端现实主义都是有害的。但是,我们毕竟困顿于极端现实主义的泥潭中,我们需要借助理想主义的阶梯走出泥潭。理论上讲,右翼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左翼,右翼需要一次灵魂深处的救赎。

-------

二种主义的内涵是什么?很重要,没交代。说极左是极端理想主义,说得过去。说左翼是极端理想主义,说不过去;右翼真的是极端现实主义吗?依我看:整体判断,当下的左翼是极端现实主义(左翼里的极左不多)、右翼是极端的理想主义(右翼里的极右满多),倒大体符合现实。

因为卢判定左翼的极端理想主义有害,所以那个理想主义“助梯”,应该是卢麒元为中国设计好的。她是谁?右翼需要左翼干什么?如果左翼手里有选票,说不准需要骗骗玩儿——我这么说有个判断当前提:改开中国的“真右”凤毛麟角——所以,右翼自己救赎自己灵魂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附带问题:既然“二翼”都有害+假定卢先生不会干有害的事,那卢先生就既非左翼中人,又非右翼中人,而是“无翼”中人,对吗?如果卢先生属于左翼,就会干有害的事,是吗?

3、虽然,我不喜欢中国梦这个提法,梦总是让人感到模糊的,梦是难于凝聚社会共识的。但是,在中国当下的话语氛围中,不模糊就可能对立甚至撕裂。

-------

那要看什么样的中国梦?如果中国梦的内涵足够清晰,比如“多少年实现四个现代化”、“多少年实现共同富裕”之类的中国梦,是完全可以凝聚社会共识的。至于堂堂执政党的总书记玩儿“模糊中国梦”,肯定有因的(卢博文下有条评论说是习被骗了)。模糊中国梦难于凝聚社会共识,是肯定的。

“在中国当下的话语氛围中,不模糊就可能对立甚至撕裂”,真不愿相信这话出自卢麒元之口!模糊有助于消解对立或撕裂?信者几何?邓三科算模糊吧?对立了,也撕裂了。如果中国梦比邓三科还模糊,那只会比邓三科制造更大的对立和撕裂。关键是:对立和撕裂是“踏实干”出来的,而不是“模糊唱”出来的!

注:我理解,上面卢先生说的中国梦,是指习的中国梦。

4、中国梦是一个起点,至少我们都有梦。不过,梦不是终点。

--------

我们是谁?如果把13亿老百姓也包括了,岂不啼笑皆非?能构造中国梦的一定是读书人!中国梦是一个起点,不是终点。这是怎样的中国梦?和人们今天睡眠中做梦明天接着再做一模一样!起点在哪里?

5、我们仍需要更清晰地描述我们的理想,以共同的理想凝聚社会的共识,以共识开启伟大的变革。韩公解梦当然不同于周公解梦,韩老师是非官方且非主流,周老师是官方且主流,这多少有些荒诞。不过,唯其荒诞,才有争论;唯有争论,才能深刻!老百姓在想什么,老百姓是知道的;官方和主流在想什么,老百姓慢慢地也都知道了。

-------

接着问,我们是谁?共同的理想又是什么?由谁说了算?他说了不算怎么办?他故意说个假的哄骗人们怎么办?中国梦和我们的梦,是什么关系?模糊有害吧?这些问题不整明白,哪里会有社会共识+伟大变革?

尽管把周天勇喻为周公令我恶心,但他解的梦,绝无荒诞,因为人家是邓资党的御用文人,勇于当出头鸟,替主子解梦,替主子吹拉弹唱,替主子排忧解难,算是条汉子。

老百姓想什么自己知道不假。官方和主流在想什么,老百姓自己会慢慢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官方和主流打左灯向右转30多年了,老百姓已经头顶好几座大山了,到现在,有多少老百姓知道官方和主流在想什么,知道的真有很多吗?

6、我们希望右翼以及被右翼蒙蔽的人们早一点醒来。梦醒的时候,共识自然而然地就有了,一面理想主义的旗帜将会在中国的大地上高高飘扬!

-------

与其寄希望于故意蒙人的右翼良心复苏不再蒙人,还不如寄希望于左翼去和老百姓打成一片呢。这面理想主义旗帜由谁制造?姓韩还是姓卢?我猜想:不管姓韩还是姓卢,或者姓韩卢或姓卢韩,都用中庸思维制成!这不是说这面旗就一定不好。

窃以为,卢麒元之所以高度赞美韩文,是因为二人的灵魂深处,都有“中庸之大气”,都是左中精,所以就共鸣了。

顺便给卢先生提二个建议:一是把这段高度浓缩的推荐语展开说说,以免被我等愚钝之人误解,二是你驾驭白话文的能力算得上高超了,希望你以后写文章多学学毛主席的文风,尽量直白。

二、网民们在卢麒元新浪博客里韩文下对“卢韩”的负面评价

浏览了新浪链接下所有跟帖后发现(截止到7.13下午):对韩文的负面评价远远多于正面评价。下面引用的帖子,应该触及到了韩德强和卢麒元的灵魂深处。

新浪网友2013-07-11 20:04:39

还是宋江的思想。卢先生高看了。

新浪网友2013-07-11 21:08:59

问题是我看我们政府患的是老毛病,真毛病-癌症,真没法治疗了。君不见我朝大臣夹带巨额的国家财富滚滚往西吗?举国上下还有真正的中国官员吗?患了癌症还做梦,只有做醒不来的梦了。

znfq202013-07-11 21:29:28

这果然是在说梦  胡话连篇  这社会能改良吗  已经病入膏肓  唯一只有革命 才会有生机,房价涨了还涨,粮食要吃美国转基因的

水要喝污染的,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 只有钱权交易 或钱色交易

自古以后,有这样的社会吗 自作孽 老毛说的话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随它去吧

远离宁古塔2013-07-11 23:12:45

除了文笔,并无可取之处,特别是对苏联的看法,还停留了三十年前,完全不顾历史真实,也不顾“内因起决定作用”的基本信条。对什么是中国梦也没有说出个道道来。太差了,太空洞了,太没有说服力了。

daheshangxia0012013-07-12 08:20:40

此文中保皇思想暴露无遗

jxgz重木2013-07-12 08:59:37

韩德强老师的不换基因光冶病,不苟同。有基因不换,那也是有病!

czxsj2013-07-12 09:14:22

这文章想表达什么啊?像是说了什么,仔细看完什么都没说!还是不敢得罪人啊。

中国大多数自称左派的人其实就是骗饭折的儒才。社会主义20年前就瓦解了。现在的右派以前都是左派积极分子。

那些30、40、50年代出生的正根儿社会主义民众们,大多都心已寒死。连敢挑明了对着干的勇气都没有是不能激起这些早已伤头心的人们的。

对于近代中国,就建国时毛主席那时的中国强大,后来的中国又落入自1840后中国的命运了。但是有个毛主席垫了个好底,中国还是有希望的。有希望就看我们自己了。不能再让九泉下的老辈革命者们再寒心了。

松子涧2013-07-12 09:15:22

这篇文章浓缩一下:宋江思维模式,部分信息不敢苟同。

怀飞野2013-07-12 09:22:28

看过了。平心而论德强老师是个好人,但就此文来说恕我直言,实在流于空泛,凭卢老师的学识不会看不出来。在阶级社会中妄谈什么超阶级,不能不说知识分子的幼稚病显而易见。谁都知道习头的“梦”是借喻理想和信仰,但为了中和社会矛盾,采用这种提法过于苍白无力。

勇者2013-07-12 13:32:12

同床尚且异梦,更何况不同床?做梦无非想模糊,模糊无非想逃避,逃避无非害怕面对真相。上个世纪鲁迅先生不是早就在呐喊:不要做阿Q!在新世纪,这个口号仍然价值巨大。

新浪网友2013-07-12 14:02:41

纵观卢先生文章,我觉得您就是宋江再世。其实您的大多数观点总结起来,还是渴望被招安。

Money__Master2013-07-13 09:45:03

中国知识分子的梦(包括所谓左梦和右梦)显得荒唐可笑,这种梦既无历史经验也无现实意义,说白了就是白日梦

三、说说左中精

左中精应该比新左派左一些。估计左中精年轻时,大多偏右,是被严酷的政治现实“折磨反省”成左中精的。左中精有理想、有爱心、有才华、有良知——反抗极右专政,功不可没,必入史册。

左中精的精神实质是中庸,同时,左中精的“大鹏之气(意识)”炽烈。有趣的是:中庸之气和大鹏之气存在深刻矛盾。如何调和呢?外在言行偏重中庸,内在意识偏重大鹏。

左中精不配当左翼领袖(思想的,实践的,合二为一的)。因为不可能做到大公无私、旗帜鲜明、立场坚定、言行一致、视死如归、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试想:如果哪一天左中精被放在铡刀下做选择题:要么被招安,要么切头。绝大多数会选择被招安吧?

鄙人对左中精所采取的态度是:既坚决支持又保持高度警惕。坚决支持的理由很简单,在极右专政+美中国的政治现实下,任何左翼的呐喊和行动的抗争都利国利民。保持高度警惕的理由是:因为左中精的精神实质是中庸之道——这个道,虽有一定的稳定性,但实质上是随机变化的——所以,左中精一旦遇到政治高压或巨大利益的诱惑,就可能变节为机会主义者乃至其它。

政论第一高手黎阳说过一段话,大意是:能写出像他的文章的方法很简单,以毛泽东和鲁迅为师。而听缠释禅在《论大师》一文中,把毛泽东归类为世纪级别的大师,是正确的!目前的左中精,真有大鹏之志者,只有一条路——虚心向鲁迅和毛泽东学习,脱胎换骨,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左翼领袖。

中国的左翼领袖必须搞清楚当今中国的主要矛盾和核心矛盾。我认为:权贵资本主义从根本上决定了当今中国的主要矛盾是官民矛盾,而奸粹主义和激进的卖国主义又进一步决定了当今中国的核心矛盾是:不分左中右的海内外中华儿女和代表中国人民卖国的高级汉奸间谍群体之间的矛盾。

所以,不分左中右的海内外中华儿女结成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乃是当今中国的首要任务。惟其如此,才能对内有效铲除高级汉奸间谍群体,才能对外战胜敌视中国的一切反动势力——谁能构筑起这样的统一战线,谁就是中国的左翼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