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1月20日讯(记者 瞿建波)在人们的印象中,张家界拥有中国第一个国家森林公园,以山水雄奇冠天下而著称。全世界的人都希望一睹张家界之奇异风光为人生一大幸事,但过去这里一直没有值得称道的人文景观,不失为一大憾事。但是,这个历史将很快被改变。在大陆新儒家代表人物、湖南大学杜钢建教授看来,张家界不但有世界上最美的山水,还有世界上最丰厚的人文遗存。

2016年1月17日至19日,由湖南崇山文化研究中心、张家界市崇山文化研究会、张家界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大同思想网共同举办的“禹王开启夏朝与崇山文化”研讨会与系列考察活动在张家界举行。

杜钢建教授在研讨会上发表演讲,他认为:现在很多疑古派否定夏朝的存在,乃至贬低中华文明历史,就是因为找不到夏都的存在。而实际上,夏禹开启夏朝的第一国都就在今天张家界的崇山一带,3年后,禹王把夏都迁移到阳城,即今河南登封。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才最终从长江流域迁移到黄河流域。也正是因为这个迁移过程,造成了中国古史(三皇五帝史)模糊不清的局面。

远古时代崇山一直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之一

“崇山”在中国古代史料中反复出现,但多数人对之视而不见,完全遗忘了这一词在中国古史中的分量。为什么说崇山地区是夏朝第一国都?杜钢建教授的主要依据如下:

其一:崇山地区自远古一直是南方的政治文化中心。根据新近考古和历史传说,古代的有巢氏、燧人氏、伏羲氏主要活动区域在今天的湖南地区,伏羲八卦论及八大名山,首推“崇山”:“崇山君,君臣相,君民官,君物龙,君阴后,君阳师,君兵将,君象首。”因此,伏羲氏作为燧人氏的后裔,是在崇山地区开国立君的。

其二:帝尧时期崇山是驩兜的流放地。尧帝时期驩兜担任尧帝的司徒,官至三公。驩兜被尧帝流放崇山的原因很多。一是因为驩兜本身作为司徒枉法行凶,还因为错误推荐共工治水得罪尧帝,最后被尧帝流放崇山。关于驩兜的流放地崇山在湘西地区的问题,自古以来没有异议。崇山山顶现今还保留着驩兜墓、驩兜屋场、驩兜庙等古遗迹。

其三:禹王在崇山开启夏朝的根本原因在于崇山是其祖上的封国。尧帝时期崇山国是禹王的父亲鲧的封国,属于伯国。鲧也称崇伯鲧。鲧治水九年不成,还违法动用息壤。最后导致尧帝将崇伯鲧流放到东海羽山,远离湘西崇山。后来鲧的儿子禹王,“疏川导滞,封崇九山,决汩九川,陂鄣九泽,丰殖九薮,汨越九原,宅居九隩,合通四海”。禹王治水得到人神拥戴。舜帝禅让禹王。

其四:禹王开启夏朝的异象预兆是祝融神在崇山显像。祝融神在崇山显像的历史事件在诸多史料中均有记载。《国语·周语上》曰:“昔夏之兴也,融降崇山。”舜崩三年后禹王才离开崇山,都于阳城。崇山实际上是禹王开启夏朝并居住三年的国都。舜之子有巴陵、长沙等人,都在湖湘地区。禹王为了回避舜之子才离开湘西崇山。

其五:根据史书记载,在湘西开启夏朝的禹王是转世人。禹王的前世是黄帝的孙子大禹。史书记载大禹曾经活了360岁。后来入九嶷山仙去。多年后尧理天下,洪水既甚,人民垫溺,大禹念之,乃化生于石纽山。黄帝的嫡孙转世为后来的禹王,这只是古代湘西诸多再生人事例之一。

其六:周国的兴起也与伐崇山国有关。《竹书纪年》记载:“三十四年,周师取耆及邘,遂伐崇,崇人降。”《史记·周本纪》记载:“受命,明年伐犬戎,明年伐密须,明年败耆国,明年伐邘,明年伐崇侯虎,而作丰邑。明年,西伯崩。”《诗·大雅》曰:“既伐于崇,作邑于丰。”周国作邑于丰也是与征伐崇山国有关。可见崇山地区从伏羲到夏商周的重要地位。

杜钢建教授强调:夏朝的开国和夏朝的结束都跟张家界有关,因为末代夏王夏桀也被商汤赶到了历山,最后到了永州九嶷山南边的鸣条。历山也在张家界。后来夏桀的儿子獯鬻从历山这个地方,带着很多人逃到北方,成为后来的蒙古族、突厥族的祖先,影响了世界历史。而周朝的兴起,同样与张家界有关,商纣王末期,一代庸王鬻熊联合周文王、姜子牙推翻了殷商王朝,他的曾孙熊绎受封于楚蛮,建立楚国。

“商朝甲骨文当中多次提到崇墉,崇山建的这个城是中国历史上的标杆城市,是禹王父亲夏鲧建造的标准城市。后来周文王借着商王的命令把崇山国给灭了,把整个城市毁了,崇墉就消失于历史时空中。夏朝的赛种人移民到西方后,在古埃及、希腊、斯巴达、萨迪斯、狄米思等建立了很多城市,这些城市城堡都在模仿什么呢?模仿当年张家界的崇山国的城市,所以崇墉影响了全世界的造城历史。”杜钢建希望,社会各界能够复原当时崇墉的面貌,让人们了解中国的上古历史文化。

大武陵山区是中华文明源头之一,拥有丰富的人文遗存

张家界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家界市政协副秘书长李书泰认为:“现在研究历史文化有两个误区。一个是中原正统论,中原正统论把一些历史上的文化符号,在中原找对接点。本来长江流域是源头文化,最后反而成了黄河流域系统下的第二类文明,这种误区怎么造成的?就是因为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北迁之后,人们的记忆发生了断层,错把孙子当祖宗。第二个误区,把文化多元论变成了历史多元论,文化是多元的,但是历史是唯一的。”

李书泰强调:历史的源头、文明的摇篮就在我们中国的大西南地区,也就是大武陵地区。这个是我们地球的地理特征所决定的,与两条文化线分不开。一条是北纬30度,四大文明古国,包括中美洲的玛雅文明,五大文明全部在北纬30度一带。为什么?因为北纬30度是地球上生命繁衍最昌盛的地方,考古学、环境学、冰川学和人类学,把人类文明的摇篮共同指向一个地方,就是青藏高原的东侧,大武陵地区。李四光的冰川理论在中国发现了石油。我们用李四光的冰川理论发现人类的摇篮在中国,在大西南的大武陵地区。还有一条文化线是东经110度,张家界正好处在这个坐标系上。所以说,确证夏朝的源头在张家界,在崇山这个地方,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发现。

张家界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金克剑指出,明代状元杨慎是历史上第一个破译神禹碑的人,而他正是在路径大庸(今张家界)的时候破译了这77个字的。禹王的传说,再加上禹王碑的实存,可以证明当年禹王在崇山建立夏朝,夏朝的第一国都就在崇山。禹王碑曾经由张家界一个寺庙的尼姑保护着,文化大革命后,这块碑埋在了一块地里。与会学者呼吁,尽快把禹王碑发掘并保护起来。

研讨会后,张家界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杜芳禄亲自带队,陪同杜钢建教授、大同思想网总编枕戈、张家界市崇山文化研究会、张家界市历史文化研究会的专家学者们,参观了慈利县甘堰乡红岩岭巨石上发现的一组比甲骨文还早的文字(石刻符号)和多口人工开凿的古井。专家初步认定为五帝时代天文之祖颛顼仰仪天文井遗址遗迹,具有重大历史、文化和科学价值。这些都说明张家界拥有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