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明清时期的宗族作为一个基层的社会单位,具有一整套的社会运行制度。作为一个制度完备的社会单位,宗族也包含有社会公益性的福利制度。这些社会福利制度,对巩固宗族体系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同时也为后世的社会福利事业提供了非常大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明清宗族 社会福利制度 义田 义庄

明清时期,宗族作为一个重要的基层社会单位,对于稳定社会秩序起到了重要作用。而社会福利制度是维护社会稳定的有效手段,相应的宗族也会产生社会福利制度。

明清社会福利制度的产生,可以追溯到北宋皇祐元年(公元1049年)范仲淹在江苏苏州创建的“义庄”制度。据钱公辅《范文正公集.义田记》记载:“范文正公苏人也,平生好施与,择其亲而贫疏而坚者咸施之。方贵显时,于其时中买负郭常稔之田千亩,号曰义田,以养济群族,族之人日有食,岁有衣,嫁娶凶葬皆有赡。”范式义庄是明清宗族社会福利制度的雏形。

“任何一项制度能有效的存在并发挥作用都离不开其对于社会成员的生活的有效的影响与改变,这种影响和改变可以是一种效应,一种利益,一种需求的满足。”①明清时期宗族的社会福利制度如何做到这种影响和改变,下文将做详细的列举分析:

一、义庄

义庄是最早出现的宗族福利机构,明清时期宗族的义庄相当于宗族所有福利事业的管理机构。同时,宗族义庄也是一个基金会性质的经济实体,是集体经济的一种表现形式。之所以对宗族义庄有这样的定义,是因为义庄拥有宗族名下的田地、房屋、钱粮等公共经济产业。

义庄既然是一个基金会性质的经济实体,那其存在的基础也就离不开宗族内部的经济支持了。宗族内部成员对义庄的经济支持力度,完全取决与族人的自愿捐献。如苏州碑刻有载:“每念同族生齿日加,多贫乏不自存,恐族贤遗泽,渐致湮替为惧,乃置负郭田三百亩,慨然思建义庄,以垂久远。”②像这样族人自发捐献义庄的例子在明清时期的江南地区还有很多,尤其是经济发达的苏州。

义庄的经济活动,可以分为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募集资产,即族人捐献田地、房屋、钱粮给义庄;第二个方面是管理资产,即义庄将名下的所有资产用于宗族的各项祭祀活动与福利事业。

义庄通过对资产的前期募集与后期管理,有序的推进宗族的各项福利事业发展。针对宗族内出现的各种贫困、失业、生育、婚丧嫁娶、教育等情况,义庄的财政会支出相应的款项进行扶助。

在义庄的整个福利体系中,救济族人无疑是最重要的方面。“拙园庄规大略法范文正而变通之,专以周恤贫乏为主,小康及能自食其力者不与。”③义庄之所以把周恤贫乏作为主要工作,是为了敬宗收族的需要。《礼记·大传》有云:“尊祖故敬宗,敬宗故收族,收族故宗庙严。”明清时古人把敬宗收族作为宗族发展的第一要义,为了把族人团结在宗族集体的周围,需要有相应的制度作为保障。义庄的存在,为一些鳏寡孤独及贫困的族人提供了生活上的保障,这样族人会更愿意团结在宗族的周围,这样也能更好的达到敬宗收族的目的。

在教育方面的支出,也是义庄的重要开支项目。明清时期,科举文化泛滥,全社会都充斥着“科举入仕”的思想。族人如果科举入仕的话,那对于整个宗族而言就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了。重视科举,就要提高宗族内的教育水平。但并非每位族人都能让子女入学接受教育,这时义庄就可以发挥其特有的教育功能了。“族中无力读书者,自膳至塾就读。”④义庄为族内的私塾教育提供免费的教育场所(学堂),并出钱聘请私塾老师,这就相当于宗族的孩子接受的是免费教育。义庄除了对族内基础教育的支出外,还有一项对族内生员科举考试的福利支出。“如应县,府试,各给考费七十制钱一两。院试二两……岁科试,各给六两。乡试十两……会试,五十两……殿试,奖给三十两。”⑤对于不同级别的科举考试,义庄会为生员提供不同的考试费用,这就大大减轻了生员的经济压力。同时族内的生员也会更加感激宗族,并且成为宗族制度的坚定拥护者。

义庄的福利功能,最终是要反馈给宗族制度的。这个反馈的过程需要一个“中介”的连接,这个中介就是义庄的管理模式。“义庄事务必须有人主持,应推举族中年长望尊者一人作为庄董,总理庄务。”⑥义庄的管理层围绕族中选出的庄正或庄董为核心,再配以一到两名庄副和若干司事协助义庄的工作。

这些义庄管理人员,大都是通过宗族内部推选出来的,并且有相应的任期,这样民主的推选方式符合福利机构的构造原则。再者,义庄的管理人员都是有薪酬的,“每年酬庄正米十石,酬庄副五米石,各房司事一石五斗。”⑦这些义庄的管理人员不是义务的,而是具备社会经济属性一种正式职业,这与当代民间福利机构的“无薪义工”有很大的区别。义庄管理人员的薪酬制度一方面可以减轻义庄管理人员的贪污行为,另一方面也可以使义庄的管理更加规范化、合理化,促进义庄的可持续性发展。

为了促进义庄的可持续性发展,还需要一个对义庄管理的有效监督机制。苏州科技学院历史系的张琨认为义庄的监督机制可以分为三个不同的部分。第一个部分的监督来自于义庄内部的专职监督人员——司监,司监负责监督义庄的庄务;第二个部分的监督是义庄的庄正,庄正作为义庄的最高负责人,对义庄其他的管理人员有监督权;第三个部分的监督是宗族成员对义庄的监督,义庄的所有权属于全体宗族成员,宗族成员有权力也有义务对义庄的财产和管理人员进行监督。像明清义庄的这种全方位的监督机制,值得当代的民间福利机构和官方福利机构借鉴。

义庄的这一整套体制,秉承“公平、公正、公开”造福宗亲的原则,符合了社会基层福利事业的要求。

二、义田

田地是中国古代经济最主要的载体,宗族安身立命的关键也是田地。义田,是明清宗族福利制度的核心,也是义庄福利基金的主要来源。

义田自北宋出现以来,在明清时期发展到高潮,逐渐演变为一种宗族集体土地所有制形式。义田这种集体土地所有制在义庄的管理之下,成为宗族福利事业稳定的、可循环利用的经济来源。

义田的来源有多种渠道,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族人的捐献。族人的捐献又可以分为不同的类别,有官僚捐赠、商人捐赠、诸生捐赠等。官僚捐赠,如明弘治年间的大学士徐溥“好施予,置义田八百亩瞻宗族,请籍记官,以垂永久。”⑧官僚捐赠在明清时期是义田的主要捐赠形式,间接上带有官方扶持的性质。商人捐赠,如“两淮盐商歙人鲍志道、鲍启运,自乾隆三十年 至嘉庆十年,陆续置祀田、义田,共一千四百余亩。”⑨商人在“士农工商”的明清社会体系中是社会等级最低的,为了填补社会地位上的落差感,商人很愿意捐献义田给宗族,以此来提高自己的社会声望。诸生捐赠,是特别具有代表性的,诸生作为宗族内文化水平与声望最高的群体,为了保持自己在宗族内的地位,会积极的捐献族田。另外由于诸生群体的行为在族内具有示范性的作用,也往往能带动宗族内其他群体捐献义田的积极性。义田来源的多样性,客观上也反映出明清社会对宗族福利事业的高度关注程度。

明清时期的义田,大都是由义庄来管理的,这也是借鉴了宋代范式义庄的管理模式与经验。义庄作为义田的管理机构,首先要做的就是保管好义田的田契,不改变义田宗族集体土地所有制的性质。其次就是要对义田进行经营,把义田租给佃农进行农作,取得经济效益。最后义庄要合理运用义田的收入,将其用于义庄的各项开支中去。义田对于义庄而言,就是一项重要的经济产业,所以对义田的管理非常的规范严谨。

义田是宗族的公有财产,为全体宗族成员所公有。从普通的宗族成员的角度上看,如果有一块保障性的公有田产存在,那就可以为宗族内成员在穷困之时提供生活上的保障。这样一方面可以起到敬宗收族的宗族作用,另一方面也可以起到稳定秩序的社会作用。

义田在经济上的保障功能,使其能够成为明清时期整个宗族福利制度的核心。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义田的存在与发展也决定了义庄的兴亡存废。当代中国社会的民间福利体制缺少的就是明清宗族义田的这种保障机制,没有实体经济作为福利制度的一个可持续性发展的依靠,民间的社会福利机构很难得到长远的发展。

三、义学

义学,是宗族教育事业的一个体现,是一种带有福利性质的教育制度。在义庄的各项经费开支当中,对义学的支出占了很大的比重,这也足见明清宗族的福利体系对教育事业的重视。

明清时期科举制度发展到顶峰,社会中科举之风盛行。古人把“光宗耀祖”的条件指向于“科举入仕”,这也导致社会基层教育的兴盛。宗族的义学教育也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兴起来的,应社会与时代发展的需求。

宗族的义学是一种免费教育机制,跟今天的九年免费义务教育制度很相似,不过也存在一些不同的方面。其不同之处,第一个方面就表现在两者的受众范围上,前者主要针对的是本宗族内的贫寒子弟,而后者针对的是全国范围内的适龄青少年;第二个方面则表现在两者的教育经费来源上,前者主要是由宗族的私募基金提供,而后者主要是由国家财政承担教育经费。

义学的兴办需要三个条件:学舍、师资和经费。义学的学舍及经费是由义庄、义田、祠堂等宗族公共财产或者宗族内部成员捐赠提供的,如“雍正二年,胡官屯八里庄人林涛、高振斗邀乡众三十余家捐资购地六十亩,公立义学一处,后又增地二十余亩。”⑩宗族内部对于兴办义学的经济热情是很高的。而义学教学活动中最重要的就是师资,其选拔要求是极为严格的,这也主要是受官办义学的影响。“务求明师责成,其行止有亏及训诂句读音韵差谬、字画不端、不通文理者,即行革退。”⑪这是明神宗万历三年针对官办义学的一道敕谕,这也为宗族义学师资的选拔提供了一个标准。但是不同于官办义学层层的选拔体系和严格的审核标准,宗族义学的师资选拔采用的只是简单的族内推选方式,推选并且有偿聘请族内或族外的才学之士担任宗族义学的私塾老师。

宗族义学作为民间的一种私学,其教学管理具有很大的灵活性和自主性。与义庄一样,义学的管理人员也是由族内推选出来的。其监督机制也跟义庄一样,采用多重监督机制。义庄与义学的这种管理体制,具有共通性,但义学的管理是从属于义庄的管理的。

从短期看,宗族义学是一种在教育上的福利举措。但从长远来看,宗族义学已经超越了生存性福利的界限,俨然成为了一种发展性的福利制度。提高本宗族的教育水平,就意味着族人“科举入仕”的机会大增,光宗耀祖的希望也就大增。进士及第的学子,受惠于宗族义学的福利,自然会回馈于宗族事业的发展。这是一种良性的循环,宗族义学培养出来的学子他日及第之后,会投入更多的资源给宗族的教育事业,如此循环,宗族的教育水平将得到大幅度的提升。但这样总的来看,最终受益的还是宗族内的成员,宗族义学为他们提供了一条向上发展的道路。

四、余论

明清时期宗族的社会福利制度,满足了宗族成员的一些生存和发展层面上的需求,有效的影响并且改变了社会成员的生活。其对社会成员产生的深远影响与改变,也是宗族社会福利制度在明清时期发展如此兴盛的根本原因。除去这一根本原因,明清时期还有很多因素在促进宗族福利制度的发展。

从政治方面分析,宗族的社会福利制度作为一种社会制度,自然离不开国家政策的支持。明清时期朝廷曾颁发多道鼓励宗族福利制度发展的敕令,如:明弘治年间敕令“置义田赡族深有补于风化,便行,本管有司严为防护,俾其子孙永远遵守。”⑫清雍正帝积极阐扬康熙帝的《圣谕十六条》,鼓励宗族要“立家庙以荐蒸尝,设家熟以课子弟,置义庄以赡贫乏,修族谱以联疏远。”⑬ 

明清时期官方鼓励宗族社会福利制度的发展,主要是因为宗族可以稳定社会秩序,而稳定宗族的关键就是其内部的社会福利制度。敬宗收族不仅仅是宗族本身存在的目的,同时也是国家政权稳定社会秩序的手段。为了巩固统一的中央封建政权,需要社会基层的稳定,而社会基层的稳定就需要宗族福利制度来巩固。

从经济关系方面和阶级关系方面分析,明清时期采取的依旧是“重农抑商”的经济政策,而阶级关系演变为了“士农工商”的等级地位差异。明清时期虽然采取抑制商业发展的政策,但这并没有完全阻断商品经济的发展。

商人依靠着工商业的发展,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虽然商人的经济地位在明清时期得到很大的提升,但是商人的社会地位与政治地位依旧处于社会的下层。这种经济关系与阶级关系的不对等性,让商人这一阶层非常迫切的想要改变这种局面。而宗族福利制度为商人提高自身的社会地位提供了一个契机,宗族的社会福利事业需要大量的资金与产业投入,作为宗族体系中最富裕的一个阶层,商人拥有这样的财力。通过对宗族福利事业的无偿资助,能提高商人在宗族内的声望,从而或多或少的也能提高商人的社会地位。

商品经济的发展,也加速了社会各阶层的分化,社会的贫富差距进一步被拉大。宗族内的贫富差距由于商人的崛起被拉大,这也引起了宗族内其他阶层的不满。来自宗族内部的压力,也会让商人阶层不得不通过散财的方式来缓和宗族内部各阶层的矛盾。

从思想文化方面分析,中国古代自殷商以来就一直有“敬德保民”的思想,后世也产生了诸如“安老怀少”、“恤孤振贫”的社会福利思想。明清时期,封建思想发展到顶峰,这些社会福利思想的发展也渐趋成熟。宗族社会福利制度的发展,也深受这些传统的社会福利思想的影响。

这些思想对明清宗族福利制度的影响,直接表现在宗族的庄规族约之中。吴江凌氏义庄的庄规就规定:“女子嫁后孀居赤贫守节者,准照孀妇例赡给。”⑭其中的妇女守节思想是属于封建思想的范畴,而其中抚恤节妇的思想又是属于社会福利思想的范畴。这种结合了封建思想与社会福利思想的宗族庄规族约在明清时期颇为盛行,在另一个方面也说明传统思想在明清时期已经发展成熟。传统的思想文化具有潜移默化的影响作用,明清宗族的社会福利思想也是在历史的进程中潜移默化形成的。

多种因素共同作用,造就了明清时期宗族福利事业的繁荣。但在这种繁荣的背后,也隐藏了明清宗族福利制度的不足之处。

明清时期宗族的福利制度主要针对的对象是本宗族的成员,并不包括同村同乡的外姓人,其受众是特定的人群。虽然有些宗族义庄会偶尔救济一些同村同乡的外姓人,但外姓人与本宗族成员所享受的福利待遇是相差甚大的。这是作为社会基层福利制度的宗族福利制度在区域福利覆盖方面的不足之处。

与当代中国的民间社会福利制度相比较,明清时期宗族的社会福利制度在福利的覆盖范围上确实有很大的局限性。但进行全方位的比较的话,明清时期宗族的社会福利制度要优于当代的民间社会福利制度,当代的社会福利事业应该更多的借鉴明清时期的这些宗族福利制度的发展经验。

经济、文化、管理三位一体的宗族福利制度,其在经济上的表现为“义田”,在文化上的表现为“义学”,在管理上的表现为“义庄”。有了经济上的保证,福利事业才能有实质性的发展与保障;有了文化上的延续,福利事业才能有传承性;有了管理上的保证,福利事业才能正常运转。三者相互协调发展,共同造福宗亲乡里。当今的社会福利事业,缺少的就是这种相互协调发展的机制。

总的来说,宗族的社会福利制度作为明清时期封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缓和社会矛盾、稳定社会秩序、促进社会发展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当今中国追求的是和谐社会理念,与古人所追求的大同社会理念是一致的。要达到社会的和谐与大同,就需要社会福利制度这样的“润滑剂”来协调社会各阶级的关系。当今和谐社会的理念,或多或少借鉴了古时大同社会的理念。所以当今的社会福利制度建设,大可以借鉴明清时期宗族的社会福利制度建设的经验。社会福利制度的有序发展,也能促进当代和谐社会的建设。

参考文献:

① 杰克·奈特.制度与社会冲突著[M].周伟林 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

②③④⑤⑦ 王国平,唐力行.明清以来苏州社会史碑刻集[M].苏州:苏州大学出版社,1998年;

⑥ [民国]吴江施氏义庄汇录· 施氏义庄聪族规条[Z].民国五年刊本;

⑧ [清]张廷玉 等.明史[Z].卷181《徐溥传》,页4808;

⑨ (康熙、嘉庆)祁门县志[Z].康熙二十二年刊本,卷4《孝义》,页6;歙县《棠樾鲍氏宣忠堂支谱》[Z].嘉庆十年刊本,卷19《义田》,页5;

⑩ [民国]徐子尚 等.临清县志[Z].民国二十三年本,卷十·教育志四;

⑪ [明]徐溥 等.明会典[M].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1973年,卷78;

⑫(弘治)明弘治实录[Z].卷九十九·弘治八年;

⑬ 王日根.义田及其在封建社会中后期之社会功能浅析[J].社会学研究,1992年,第6期:页94;

⑭[民国]吴江凌氏义庄案· 义庄规条[Z]. 民国九年刊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