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西征者,梅山儒侠,湘省新化人也。梅山旧不与中国通,至宋熙宁年间始入王化。其民剽悍尚武,崇祀蚩尤、张五郎,风袭久远而不改,代代相传,故俗云“不会梅山功,枉为新化人”。西征承先贤之余绪,金声玉振,为梅山派十九代掌门、八卦掌传人。其双修文武,耆老诗坛,超迈中土。目之,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似莺若燕,不类武者。

惟民国三十四年丁亥,五月,西征降。幼聪颖,从萱亲习诗联。年五岁,失怙,寄居外家。翌年,同村肖师开场教武。乏资,窥学于树梢。师异之,纳入帐中。三载后,升堂入室,荐礼梅山拳师游本恒先生。其时,家窘迫,乃匠漆自利,以补束脩。高中,益嗜书,闳肆汪洋,淹贯中西,长诸生,司夜文晓武。因以善文名望梅山,常会它校诸友,砥砺相期。尝赋诗曰:“面黄肌瘦衣衫烂,胸中大志冲霄汉”,自志云:“位卑未敢忘忧国”,刻“天生我才必有用,语不惊人死不休”笔诸胸。国语教师杨来归先生,  教导主任蒋述之先生, 怜其才而赏其志, 倍加钟爱。述之先生,年逾古稀,前清秀才出身,常与西征对句,酬唱诗词。某夜,步述之先生于江畔,命诗资水月夜。西征沉思稍许,吟七绝曰:“踏月乘风信步游,思潮如浪浪无休。何时离却资江水,万里扬帆夙愿酬。”述之先生大悦,抚其首曰:“假以时日,汝必有大成。”文革起,西征坐文遭辱,然隐忍不拔。

癸丑,西征发开基作祖之心力,身梅山拳,乃负笈远游。先访少林,觅遯龙行正上人,得少林拳之秘。蒙其开示,续造武当、峨眉,参鄂人丁鸿奎先生、蜀人赵子虬先生,得八卦掌、峨眉拳、象形拳之真。后,又从蔡龙云先生、蒋浩泉先生,习华拳与中西技击。西征博采之参同之,养正气,内外兼修,身心一体,契养生与技击,合艺与道,持忍勤练,日厚日新,久之大乘,美而有光辉,人相尚之。

梅山始祖蚩尤,与黄帝、炎帝同尊。蚩尤发明武道于梅山,旧祀为兵主,故曰“中国梅山,天下武源”。今梅山武术,因其地宜、传统而出,套路繁多,短小精悍,勇猛刚烈,灵活多变,徒手、器械皆有“战胜猛兽,叱咤风云”之英雄本色。其桩稳势固,出手泼辣,发劲猛狠,吐气扬声,讲究神、气、意三合一,气沉丹田,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如西征擅长之佛光铁尺、板凳拳、齐眉拳、猛虎下山徒手套路,均如是也。

西征自思,大丈夫得天之厚,当担荷新命,出山经世,传道济民。其尝曰:“武术能健身防身, 陶冶情操, 修身养德。古来以勇武著称者, 多以忠孝仁义, 礼信廉耻为立足之本, 处世之道。故武术实乃中华传统文化之魄宝, 传统美德之载体。练武者, 不应以‘一介武夫’为满足。故余每思开展武道研究之风, 以武术为要式, 以师承传授为要法, 研究、继承、发扬包括中国武术、武学、古典哲学、佛学、道学等在内之中国传统文化、传统道德, 让学武者从艰苦卓绝之磨练中掌握超人之武技, 塑造出理想之人格, 从而臻于精神与武术之完美, 以造道拳合一之武道境界。”辛酉,电影《少林寺》热播寰宇,尚武之风起。契此,有司亦纳武术入赛事。壬戌,西征曰:“日月逝矣,岁不我与。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故光大梅山武术,斯命在兹!”乃辟地创兴武拳社,为戊午新政后中土私人武馆之嚆矢。丁卯,袭为东方武术院,规模日巨。庚辰,应时之求,额为东方文武学院,两仪兼收。其先,西征以“学武先学德,练功必练忍”为训,石诸校,又丽以诗文,崇文慕礼,上悟尊道,故天下往之,隽彦满门。累年以来,弟子过数十万。颖异者,或入清华北大,或主法一方,或夺冠赛场,或薪火异域,与日月争光,大西征之门。

风从虎,云从龙;同声相应,同气相求。西征足迹半天下,尚友古今中外。孟子曰:“一乡之善士斯友一乡之善士,一国之善士斯友一国之善土,天下之善士斯友天下之善士。以友天下之善士为未足,又尚论古之人。”西征是所谓也,故天下延颈愿交。贤达题赠者,百余家,诗友唱和者,近千家。如文怀沙、启功、沈鹏、虞逸夫、熊东遨、李铎、孙轶青、冯其庸、欧阳中石、袁隆平、贾平凹、沈醉、李锐、曾玉衡、林岫、邬惕予、谭修诸先生,皆为名达。比年来,西征携其诗文,上京访蜀,下粤走沪,礼名家寿诸纸帛,勒诸学院。甲申,雅典奥运中国金牌亚寰宇,西征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夜不成寐,乃诗赞诸冠军,后又诗历届奥运中国冠军,得一百一十又五首, 集之,并自序曰:“人类有争强好胜之本性, 人有胜人之心方能上进。余尝曰:‘自尊和好胜是一种伟大的自私,人类文明和进步赖此维持。’若不好胜,人各甘居下游,人类何以进步? 若无自尊,‘人无廉耻,百事可为’,人类安有文明? 然数千年来,有另类争强好胜自尊者,以攻城掠地为乐,以称霸称王为荣,枪炮相向,流血相争,使得‘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一将功成万骨枯’,何其痛哉!今人类向往和平,以体育之争代替流血之战来满足人类好胜之心,西方世界对足球胜者之欢呼拥戴,远过于对拿破仑征服欧洲之崇拜,即可为证。此体育对世界和平之贡献也,不亚于体育对人类健康之作用;基此,吾辈应向体育运动之积极组织者、参与者、支持者致敬,应为体育界之杰出人物树碑立传。”后又出资两千万,礼海内名家百余寿诸纸帛,曰“中华百位文化名人书历届奥运中国金牌颂”,裱为册页,高八尺又四寸,宽六尺,长三十三丈又四尺,重六百斤,后巡展九州,震动中外,异目各界,尊为“中华第一书画大册页”、“世界第一大手抄本”。此前所未有之盛事也。

庚寅,推为世界汉诗协会会长,掌寰宇汉文诗坛,主编《汉诗月报》、《世界汉诗》等。冬,西征稽古钩沉,考镜源流,撰《梅山武术与蚩尤故里》新说,曰梅山始祖蚩尤为中华武道始祖,而中华武道发轫于梅山。后,西征说于新化县政协、娄底市政协大会,望有司资考少林寺新起之迹,乘武术以光大梅山,发展旅游, 利益新化。辛卯春,刊湖南日报、湘声报,各界尚之,尊为梅山魁首。

西征文武兼备,武以立世,文以修身,德以明志,梅山并世无双。亦诗亦文亦联,有《晏西征诗文集》、《传统诗词快速入门》、《我选百家诗词漫评》(与熊东遨合作)、《八卦掌》、《梅山拳》,俱付诸剞劂,著作等身。其诗,诸体皆精,尤以七律见长,且为书家墨诸纸石。诗风味厚、情真、格高,气象浑雄,情怀磊落,开显大丈夫本色。其寄志、纪事、咏物诗,贞节见焉,大义章焉,人格成焉。其文,穷究梅山武术,标榜武德,证诸人性。其联,仁德高张,精妙隽永。今录其诗作六首,《登南岳祝融峰》曰:“南来寻胜境, 爱此一峰青。天地怀中纳, 风云足下生。涧松闲照影, 山鸟自呼名。最喜烟岚外, 彤阳冉冉升。”《春日山行》曰:“略避一时忙, 寻幽上远岗。青藤依老木, 紫壳抱新篁。越壑禽携影, 穿花蝶度香。去年冬日雪, 时见小堆藏。”《山行书所见》曰:“纷繁世象几人知, 大石奇峰不入时。却有藤萝凭软骨, 竟能攀附到高枝。”《汩罗吊屈》曰:“秋风落木正飘黄,独立江滨欲断肠。世道难行身在梦,人生易老鬓飞霜。心忧黎庶朝天问,目极河山叹国殇。自古忠良多惨戚,昏庸岂止楚怀王。”《景阳岗·武松》曰:“哨棍齐眉六尺长, 独身扛上景阳岗。酒吞腹内波涛涌, 月挂天心炊饼黄。高卧不嫌青石板, 大呼还要紫苏汤。神州有子行经处, 哪个猫儿敢再狂。”《六十自寿》曰:“身似无缰马,奔忙未计年。但知舒我意, 不肯受人鞭。花甲周端午, 诗心继屈原。从容度河岳,又启一重天。”九十六岁高龄之国学大师文怀沙老先生曾亲笔书赠其诗曰:“淑世无多士, 空教老眼忙。相逢便金石, 何必试冰霜。大道凭谁继? 真诗许尔狂。风云知骥足, 万里看腾骧。”(文怀沙《乙酉春书赠晏子西征诗人》)文老又撰《克明其德 乃文乃武》,为其张波扬澜。文老之许美,不亦宜乎?

孟子曰:“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书家鄢福初先生,系娄底市副市长,西征旧交也,设坛岳麓书院,讲湖湘书道,西征得其作,诗“鄢君福初《书道湖湘》读后”云:“还期雪下松,莫笑梅花瘦。”其许梅松竹,张岁寒之义,发皇心曲也。

传心者,有心印也。以心了义,以义印心,证盟祖师之符也。西征火道,亦有心印也。其尝聘人治印,语曰:“关云长之小弟”、“敢与天下比忍”、“武者能忍达化境”、“独清独醒则独悲”、“仲尼最末小弟子”、“坚忍”、“闻鸡起舞”、“慎思守志”、“武痴”、“书蠹”、“武至文为上乘”、“武以文传、武以德续”、“学到老”、“喜人称我旧知识分子”、“仰天长啸”、“梅山蛮”、“大错山人”。皆有征引,矢在呼应先贤,付心春秋大义,赓续正统,维新道命。故印语虽短, 其意深远。如其自署:“大错山人”者, 意其生于斯时斯世即大错也, 观其随感一段即知,其曰:“人生之悲, 莫过于生不逢时, 怀才不遇。生当其时者, 或乱世出英雄, 如诸葛之遇刘备, 如鱼得水;或盛世辅英主, 如魏征之逢太宗, 尊为人镜。而生不逢时, 怀才不遇者, 如良马之不遇伯乐, 不能惬意驰骋, 建功立业, 终身流落市井之中, 引车拉碾, 虽鞠躬尽瘁而老死无闻。”至于“喜人称我旧知识分子”乃嗤洪武帝与始皇帝轻儒坑儒之道也。如此种种,赘不一一, 惟诸君心领之, 意会之。

近人曾文正公、胡文忠公、左文襄公诸贤,以书生领兵上阵,虽封疆裂土,名垂汗青,然弱弱少武也;惟时贤西征,际此时运,文武双修,曲诚天道,得天之大者也。韩子曰:“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然西征非也。其乐善好施,任侠自喜,常救人于厄,赈人不瞻,言必行,行必果,一诺千斤,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累年捐赞几近千万,声施天下,莫不称贤。金庸曰:“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西征出身草野,振武兴学,心系苍生,真大侠也!中国武协主席徐才先生称西征为“武品高深、诗品高雅、人品高尚之高人”,不亦然乎?

先,母罗氏则柔孺人以岳武穆故事勉之,期成有体有用之才。罗氏为新化世家,西征外祖罗醉白先生,曾入同盟会,捐家兴学,而舅罗尗子先生,治金石学、美术史,长印、画、诗词,曾为西泠印社理事,著作等身,为一代大家。鼎革后,尗子先生教授南京艺术学院,月寄十元,以补日用,后文革起,遭辱,于戊申正月自经。甲申,西征蒐罗其遗作,曰《无华盦印存》,枣梨于世。子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而太史公云:“伯夷、叔齐虽贤,得夫子而名益彰。颜渊虽笃学,附骥尾而行益显。”故曰:章人德,显人学,光人命,此无上之德,不朽之功也。今西征有之。《三字经》云:“扬名声,显父母,光于前,裕于后。”大人能光前裕后,焜耀祖宗,流芳祖德,不假也。

后,西征又立杏黄大旗于武院城楼前,上书“精忠报国”,又勒岳武穆手书武侯前后《出师表》及其自作词《满江红》等,碑后撰记云:“武穆文武兼备,尽忠报国;武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皆为后世楷模。愚虽布衣,然幼承母训,学文习武,亦知‘位卑未敢忘忧国’也。先母尝有示儿诗曰:‘含辛茹苦育西征,望尔修成文武身,岳母情怀鹦鹉句,精忠报国建奇勋。’每读忠烈文词,怀念慈母遗训,追思先贤往事,感慨万千,声泪俱下,乃刻武穆手书武侯前后出师表及其自赋《满江红》等于石,与后人及弟子共勉之。”

丙子, 母病故, 西征悲痛欲绝。翌年, 于校园内建“思恩阁”以念慈亲。并请人刻印曰:“五十成孤儿心最悲”、“世上最悲人”等。

三十余年来,西征誉被海内外,口诸天下名贤,见诸报章影视,事不可穷数也,今惟搜讨一二。庚午,赴国际武术锦标大赛,摘八卦掌金牌。辛未,秋,除湖南武术馆首任馆长;未几,随湖南武术考察团访泰国,以梅山拳惊压群雄。乙亥,膺中国当代“中华武林百杰”。丁丑,膺湖南省第八届政协委员。戊寅,膺中国武术代表团副团长,出访西欧四国,胜欧洲拳王。庚辰冬,膺中国武术协会委员,以八卦掌摘第三届全国武术之乡武术大赛传统拳术金奖。壬午,春,膺湖南省诗词协会副会长;冬,续膺湖南省第九届政协委员。癸未夏,膺湖南省武术协会副主席,以板凳拳摘第四届全国武术之乡武术大赛传统器械金奖。是年,膺美国国际武术贡献最高金牌奖。甲申,膺全国群众体育先进个人,元首胡锦涛先生召见之。是年,又得全国十大新闻人物,娄底市授西征“梅山武术英杰”,新化县授“梅山武术大师”、“武林贤师”。乙酉,为湖南省文史馆馆员。是年,央视国际频道播“梅山精武魂”以扬西征。新化承办第二届梅山文化国际研讨会,来宾法人嘉志礼西征为师;膺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丙戌,央视播西征专题《大师·晏西征》。丁亥,选奥运火炬手,巡展奥运冠军诗文册页。庚寅, 膺湖南省武术协会名誉主席。壬辰, 膺“感动娄底十大人物”。

晏西征传

晏子西征者,梅山儒侠,湘省新化人也。梅山旧不与中国通,至宋熙宁年间始入王化。其民剽悍尚武,崇祀蚩尤、张五郎,风袭久远而不改,代代相传,故俗云“不会梅山功,枉为新化人”。西征承先贤之余绪,金声玉振,为梅山派十九代掌门、八卦掌传人。其双修文武,耆老诗坛,超迈中土。目之,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似莺若燕,不类武者。

惟民国三十四年丁亥,五月,西征降。幼聪颖,从萱亲习诗联。年五岁,失怙,寄居外家。翌年,同村肖师开场教武。乏资,窥学于树梢。师异之,纳入帐中。三载后,升堂入室,荐礼梅山拳师游本恒先生。其时,家窘迫,乃匠漆自利,以补束脩。高中,益嗜书,闳肆汪洋,淹贯中西,长诸生,司夜文晓武。因以善文名望梅山,常会它校诸友,砥砺相期。尝赋诗曰:“面黄肌瘦衣衫烂,胸中大志冲霄汉”,自志云:“位卑未敢忘忧国”,刻“天生我才必有用,语不惊人死不休”笔诸胸。国语教师杨来归先生,  教导主任蒋述之先生, 怜其才而赏其志, 倍加钟爱。述之先生,年逾古稀,前清秀才出身,常与西征对句,酬唱诗词。某夜,步述之先生于江畔,命诗资水月夜。西征沉思稍许,吟七绝曰:“踏月乘风信步游,思潮如浪浪无休。何时离却资江水,万里扬帆夙愿酬。”述之先生大悦,抚其首曰:“假以时日,汝必有大成。”文革起,西征坐文遭辱,然隐忍不拔。

癸丑,西征发开基作祖之心力,身梅山拳,乃负笈远游。先访少林,觅遯龙行正上人,得少林拳之秘。蒙其开示,续造武当、峨眉,参鄂人丁鸿奎先生、蜀人赵子虬先生,得八卦掌、峨眉拳、象形拳之真。后,又从蔡龙云先生、蒋浩泉先生,习华拳与中西技击。西征博采之参同之,养正气,内外兼修,身心一体,契养生与技击,合艺与道,持忍勤练,日厚日新,久之大乘,美而有光辉,人相尚之。

梅山始祖蚩尤,与黄帝、炎帝同尊。蚩尤发明武道于梅山,旧祀为兵主,故曰“中国梅山,天下武源”。今梅山武术,因其地宜、传统而出,套路繁多,短小精悍,勇猛刚烈,灵活多变,徒手、器械皆有“战胜猛兽,叱咤风云”之英雄本色。其桩稳势固,出手泼辣,发劲猛狠,吐气扬声,讲究神、气、意三合一,气沉丹田,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如西征擅长之佛光铁尺、板凳拳、齐眉拳、猛虎下山徒手套路,均如是也。

西征自思,大丈夫得天之厚,当担荷新命,出山经世,传道济民。其尝曰:“武术能健身防身, 陶冶情操, 修身养德。古来以勇武著称者, 多以忠孝仁义, 礼信廉耻为立足之本, 处世之道。故武术实乃中华传统文化之魄宝, 传统美德之载体。练武者, 不应以‘一介武夫’为满足。故余每思开展武道研究之风, 以武术为要式, 以师承传授为要法, 研究、继承、发扬包括中国武术、武学、古典哲学、佛学、道学等在内之中国传统文化、传统道德, 让学武者从艰苦卓绝之磨练中掌握超人之武技, 塑造出理想之人格, 从而臻于精神与武术之完美, 以造道拳合一之武道境界。”辛酉,电影《少林寺》热播寰宇,尚武之风起。契此,有司亦纳武术入赛事。壬戌,西征曰:“日月逝矣,岁不我与。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故光大梅山武术,斯命在兹!”乃辟地创兴武拳社,为戊午新政后中土私人武馆之嚆矢。丁卯,袭为东方武术院,规模日巨。庚辰,应时之求,额为东方文武学院,两仪兼收。其先,西征以“学武先学德,练功必练忍”为训,石诸校,又丽以诗文,崇文慕礼,上悟尊道,故天下往之,隽彦满门。累年以来,弟子过数十万。颖异者,或入清华北大,或主法一方,或夺冠赛场,或薪火异域,与日月争光,大西征之门。

风从虎,云从龙;同声相应,同气相求。西征足迹半天下,尚友古今中外。孟子曰:“一乡之善士斯友一乡之善士,一国之善士斯友一国之善土,天下之善士斯友天下之善士。以友天下之善士为未足,又尚论古之人。”西征是所谓也,故天下延颈愿交。贤达题赠者,百余家,诗友唱和者,近千家。如文怀沙、启功、沈鹏、虞逸夫、熊东遨、李铎、孙轶青、冯其庸、欧阳中石、袁隆平、贾平凹、沈醉、李锐、曾玉衡、林岫、邬惕予、谭修诸先生,皆为名达。比年来,西征携其诗文,上京访蜀,下粤走沪,礼名家寿诸纸帛,勒诸学院。甲申,雅典奥运中国金牌亚寰宇,西征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夜不成寐,乃诗赞诸冠军,后又诗历届奥运中国冠军,得一百一十又五首, 集之,并自序曰:“人类有争强好胜之本性, 人有胜人之心方能上进。余尝曰:‘自尊和好胜是一种伟大的自私,人类文明和进步赖此维持。’若不好胜,人各甘居下游,人类何以进步? 若无自尊,‘人无廉耻,百事可为’,人类安有文明? 然数千年来,有另类争强好胜自尊者,以攻城掠地为乐,以称霸称王为荣,枪炮相向,流血相争,使得‘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一将功成万骨枯’,何其痛哉!今人类向往和平,以体育之争代替流血之战来满足人类好胜之心,西方世界对足球胜者之欢呼拥戴,远过于对拿破仑征服欧洲之崇拜,即可为证。此体育对世界和平之贡献也,不亚于体育对人类健康之作用;基此,吾辈应向体育运动之积极组织者、参与者、支持者致敬,应为体育界之杰出人物树碑立传。”后又出资两千万,礼海内名家百余寿诸纸帛,曰“中华百位文化名人书历届奥运中国金牌颂”,裱为册页,高八尺又四寸,宽六尺,长三十三丈又四尺,重六百斤,后巡展九州,震动中外,异目各界,尊为“中华第一书画大册页”、“世界第一大手抄本”。此前所未有之盛事也。

庚寅,推为世界汉诗协会会长,掌寰宇汉文诗坛,主编《汉诗月报》、《世界汉诗》等。冬,西征稽古钩沉,考镜源流,撰《梅山武术与蚩尤故里》新说,曰梅山始祖蚩尤为中华武道始祖,而中华武道发轫于梅山。后,西征说于新化县政协、娄底市政协大会,望有司资考少林寺新起之迹,乘武术以光大梅山,发展旅游, 利益新化。辛卯春,刊湖南日报、湘声报,各界尚之,尊为梅山魁首。

西征文武兼备,武以立世,文以修身,德以明志,梅山并世无双。亦诗亦文亦联,有《晏西征诗文集》、《传统诗词快速入门》、《我选百家诗词漫评》(与熊东遨合作)、《八卦掌》、《梅山拳》,俱付诸剞劂,著作等身。其诗,诸体皆精,尤以七律见长,且为书家墨诸纸石。诗风味厚、情真、格高,气象浑雄,情怀磊落,开显大丈夫本色。其寄志、纪事、咏物诗,贞节见焉,大义章焉,人格成焉。其文,穷究梅山武术,标榜武德,证诸人性。其联,仁德高张,精妙隽永。今录其诗作六首,《登南岳祝融峰》曰:“南来寻胜境, 爱此一峰青。天地怀中纳, 风云足下生。涧松闲照影, 山鸟自呼名。最喜烟岚外, 彤阳冉冉升。”《春日山行》曰:“略避一时忙, 寻幽上远岗。青藤依老木, 紫壳抱新篁。越壑禽携影, 穿花蝶度香。去年冬日雪, 时见小堆藏。”《山行书所见》曰:“纷繁世象几人知, 大石奇峰不入时。却有藤萝凭软骨, 竟能攀附到高枝。”《汩罗吊屈》曰:“秋风落木正飘黄,独立江滨欲断肠。世道难行身在梦,人生易老鬓飞霜。心忧黎庶朝天问,目极河山叹国殇。自古忠良多惨戚,昏庸岂止楚怀王。”《景阳岗·武松》曰:“哨棍齐眉六尺长, 独身扛上景阳岗。酒吞腹内波涛涌, 月挂天心炊饼黄。高卧不嫌青石板, 大呼还要紫苏汤。神州有子行经处, 哪个猫儿敢再狂。”《六十自寿》曰:“身似无缰马,奔忙未计年。但知舒我意, 不肯受人鞭。花甲周端午, 诗心继屈原。从容度河岳,又启一重天。”九十六岁高龄之国学大师文怀沙老先生曾亲笔书赠其诗曰:“淑世无多士, 空教老眼忙。相逢便金石, 何必试冰霜。大道凭谁继? 真诗许尔狂。风云知骥足, 万里看腾骧。”(文怀沙《乙酉春书赠晏子西征诗人》)文老又撰《克明其德 乃文乃武》,为其张波扬澜。文老之许美,不亦宜乎?

孟子曰:“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书家鄢福初先生,系娄底市副市长,西征旧交也,设坛岳麓书院,讲湖湘书道,西征得其作,诗“鄢君福初《书道湖湘》读后”云:“还期雪下松,莫笑梅花瘦。”其许梅松竹,张岁寒之义,发皇心曲也。

传心者,有心印也。以心了义,以义印心,证盟祖师之符也。西征火道,亦有心印也。其尝聘人治印,语曰:“关云长之小弟”、“敢与天下比忍”、“武者能忍达化境”、“独清独醒则独悲”、“仲尼最末小弟子”、“坚忍”、“闻鸡起舞”、“慎思守志”、“武痴”、“书蠹”、“武至文为上乘”、“武以文传、武以德续”、“学到老”、“喜人称我旧知识分子”、“仰天长啸”、“梅山蛮”、“大错山人”。皆有征引,矢在呼应先贤,付心春秋大义,赓续正统,维新道命。故印语虽短, 其意深远。如其自署:“大错山人”者, 意其生于斯时斯世即大错也, 观其随感一段即知,其曰:“人生之悲, 莫过于生不逢时, 怀才不遇。生当其时者, 或乱世出英雄, 如诸葛之遇刘备, 如鱼得水;或盛世辅英主, 如魏征之逢太宗, 尊为人镜。而生不逢时, 怀才不遇者, 如良马之不遇伯乐, 不能惬意驰骋, 建功立业, 终身流落市井之中, 引车拉碾, 虽鞠躬尽瘁而老死无闻。”至于“喜人称我旧知识分子”乃嗤洪武帝与始皇帝轻儒坑儒之道也。如此种种,赘不一一, 惟诸君心领之, 意会之。

近人曾文正公、胡文忠公、左文襄公诸贤,以书生领兵上阵,虽封疆裂土,名垂汗青,然弱弱少武也;惟时贤西征,际此时运,文武双修,曲诚天道,得天之大者也。韩子曰:“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然西征非也。其乐善好施,任侠自喜,常救人于厄,赈人不瞻,言必行,行必果,一诺千斤,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累年捐赞几近千万,声施天下,莫不称贤。金庸曰:“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西征出身草野,振武兴学,心系苍生,真大侠也!中国武协主席徐才先生称西征为“武品高深、诗品高雅、人品高尚之高人”,不亦然乎?

先,母罗氏则柔孺人以岳武穆故事勉之,期成有体有用之才。罗氏为新化世家,西征外祖罗醉白先生,曾入同盟会,捐家兴学,而舅罗尗子先生,治金石学、美术史,长印、画、诗词,曾为西泠印社理事,著作等身,为一代大家。鼎革后,尗子先生教授南京艺术学院,月寄十元,以补日用,后文革起,遭辱,于戊申正月自经。甲申,西征蒐罗其遗作,曰《无华盦印存》,枣梨于世。子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而太史公云:“伯夷、叔齐虽贤,得夫子而名益彰。颜渊虽笃学,附骥尾而行益显。”故曰:章人德,显人学,光人命,此无上之德,不朽之功也。今西征有之。《三字经》云:“扬名声,显父母,光于前,裕于后。”大人能光前裕后,焜耀祖宗,流芳祖德,不假也。

后,西征又立杏黄大旗于武院城楼前,上书“精忠报国”,又勒岳武穆手书武侯前后《出师表》及其自作词《满江红》等,碑后撰记云:“武穆文武兼备,尽忠报国;武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皆为后世楷模。愚虽布衣,然幼承母训,学文习武,亦知‘位卑未敢忘忧国’也。先母尝有示儿诗曰:‘含辛茹苦育西征,望尔修成文武身,岳母情怀鹦鹉句,精忠报国建奇勋。’每读忠烈文词,怀念慈母遗训,追思先贤往事,感慨万千,声泪俱下,乃刻武穆手书武侯前后出师表及其自赋《满江红》等于石,与后人及弟子共勉之。”

丙子, 母病故, 西征悲痛欲绝。翌年, 于校园内建“思恩阁”以念慈亲。并请人刻印曰:“五十成孤儿心最悲”、“世上最悲人”等。

三十余年来,西征誉被海内外,口诸天下名贤,见诸报章影视,事不可穷数也,今惟搜讨一二。庚午,赴国际武术锦标大赛,摘八卦掌金牌。辛未,秋,除湖南武术馆首任馆长;未几,随湖南武术考察团访泰国,以梅山拳惊压群雄。乙亥,膺中国当代“中华武林百杰”。丁丑,膺湖南省第八届政协委员。戊寅,膺中国武术代表团副团长,出访西欧四国,胜欧洲拳王。庚辰冬,膺中国武术协会委员,以八卦掌摘第三届全国武术之乡武术大赛传统拳术金奖。壬午,春,膺湖南省诗词协会副会长;冬,续膺湖南省第九届政协委员。癸未夏,膺湖南省武术协会副主席,以板凳拳摘第四届全国武术之乡武术大赛传统器械金奖。是年,膺美国国际武术贡献最高金牌奖。甲申,膺全国群众体育先进个人,元首胡锦涛先生召见之。是年,又得全国十大新闻人物,娄底市授西征“梅山武术英杰”,新化县授“梅山武术大师”、“武林贤师”。乙酉,为湖南省文史馆馆员。是年,央视国际频道播“梅山精武魂”以扬西征。新化承办第二届梅山文化国际研讨会,来宾法人嘉志礼西征为师;膺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丙戌,央视播西征专题《大师·晏西征》。丁亥,选奥运火炬手,巡展奥运冠军诗文册页。庚寅, 膺湖南省武术协会名誉主席。壬辰, 膺“感动娄底十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