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隐是鲧家族早期人物,城头山是《圣经》中以诺城

杜钢建

良渚古城成为世界遗产后,大同思想网总编枕戈呼吁湖南常德城头山应该申报世界遗产,很高兴得知社会各界对此给与了高度关注。我在过去几年于多种场合说过,城头山是《圣经》中的以诺城,该隐是一代鲧。该隐即鲧从四川的伊甸园移居今湖南地区造城。特别是在我策划的张家界历史文化与西周历史研讨会上,我主讲《圣经》人物与大武陵文化。我强调湘西武陵山文化特别是城头山和崇山文化对《圣经》人物和西方文化的影响。当年会议报导没有提及与《圣经》相关的内容,对此我只能表示理解。如今需要将城头山与《圣经》中以诺城的关系给读者讲清楚。

要了解城头山与《圣经》中以诺城的关系,需要了解中国史书记载的鲧家族与《圣经》记载的该隐家族的关系。《圣经》旧约有关洪水前的历史人物的记载非常简单和模糊。由于犹太经文源于迁徙西方的周人回忆性记述,洪水前的历史人物谱系严重欠缺许多世代。洪水前有近2000年的历史模糊不清。《圣经》中从人类始祖亚当夏娃到诺亚方舟的历史人物只有十余世,欠缺的世系太多。但是《圣经》所记载的洪水前的历史人物并非虚构,基本上可以对应中国史籍记载的相关人物和事件。

《圣经》中记载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凶人是该隐,该隐也是中国史籍记载的被舜帝流放的四凶之一即鲧家族史上的人物。该隐是《圣经》记载的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造城工匠大师,鲧家族也是中国史籍记载的造城工匠大师的世家。该隐从四川伊甸园被驱逐到东边的挪得地就是鲧家族居住的湖南地区。挪得地也是鲧家族的后裔即苗族人的祖先驩兜的居住地和所葬地。驩兜墓地在今张家界崇山上。 该隐所生儿子的名字和所造城市的名字是以诺,以诺是至今湖南人依旧保留的上古发音的口头语。《圣经》中的以诺城是湖南常德澧县考古发现的城头山。

一、 该隐与鲧家族

《圣经》记载的早期历史人物都是帝颛顼特别是帝喾以后的人物。在阿拉伯历史学家的著作中,亚当是阿丹,夏娃是好娃。他们都诞生在亚洲。亚当即阿丹诞生于锡兰岛即斯里兰卡,夏娃即好娃Hawwa诞生于马来西亚的吉打。在先夏时期,这些地方都属于华夏管辖的地方。亚当夏娃后来到达伊甸园即今四川地区。

根据阿拉伯史籍记载,夏娃两胎生的都是孪生兄妹,即两次都生了一儿一女。夏娃第一胎生的儿子是该隐,第二胎生的儿子是亚伯。至于夏娃第一胎和第二胎生的女儿是谁,有不同的说法。有的文献认为勒布达是第一胎生的女儿;有的文献认为克里米亚是第一胎的女儿。也有文献认为亚当长子的名字不是该隐,而是嘎比勒。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认为,“根据古老的传统,亚当子女的数目是三十三个儿子和二十三个女儿。”该隐只是属于其中的第一胎,也是长子。

姐妹两人谁属于第一胎的问题很重要,因为这涉及到该隐与亚伯的婚配问题。根据《圣经》的解释认为,该隐与亚伯的孪生妹婚配,亚伯与该隐的孪生妹婚配。阿拉伯历史学家认为根据东方的普遍信仰,应该是该隐和克里米亚属于第一胎,亚伯和勒布达属于第二胎。在阿拉伯历史学家的著作《过去时代的历史》中,专门讨论究竟他们是孪生兄妹婚配,还是交叉婚配的问题。

这里不仅需要关注该隐的名字,而且需要注意克里米亚Climia(Crimia)的名字。克里米亚的名字是秦人文化的名字。克里米亚Climia(Crimia)是汉字秦人的上古发音。克里米亚也可以翻译为“秦人”。 按照大湘西地区诸多民族的习惯在克里米亚Climia(Crimia)加上“阿字”,就成为阿秦Acrimia。《圣经》所记载的早期人物中除了禹王的父亲鲧家族人物外,还有禹王时期的秦人。关于秦人的记载最早出现在舜帝时期。舜帝的七友之一是秦不虚。《圣经》中亚当和夏娃的女儿克里米亚的名字表现出秦人文化的影响。秦人文化源于大湘西地区的汤家岗文化。汤家岗文化的考古表明秦人文化的诸多符号出自汤家岗文化。从该隐与鲧家族的关系以及克里米亚与秦人的关系看,该隐和克里米亚都出自大湘西地区。

从该隐和克里米亚的名字来看,该兄妹所处时代大约为舜帝时期,如果再往前推测的话,不早于颛顼或帝喾时期。颛顼时期人神分离的宪法制度得以确立。颛顼之子鲧家族即该隐家族以及汤家岗地区秦人即克里米亚Climia(Crimia)成为《圣经》中继亚当夏娃以后历史人物的开端。就具体时间而言,这里涉及到在疑古派影响下的夏商断代工程的年代划分问题。我在其他《文明源头与大同世界》一书中指出过,对于夏商周历史和先夏历史的断代需要重新考虑。伏羲朝、炎帝朝、黄帝朝、少昊朝、颛顼朝、帝喾朝等都是朝代,今人往往将这些朝代分别视为一个人。尧舜禹都在5000年开外。第一代黄帝距今近8000年。颛顼朝在6000年开外。

鲧是中国历史上颛顼朝帝喾朝陶唐朝虞朝的伯爵家族。鲧家族的历史在崇山国的历史上占据重要地位。自伏羲在崇山开国以来有近6万年的历史。《国语·周语下》记载:“其在有虞,有崇伯鲧。”韦昭注:“崇,鲧国。伯,爵也。”鲧国在历史上出现过多代崇伯鲧。《汉书·楚元王传》记载:“昔者鲧、共工、驩兜与舜禹杂处尧朝”[唐]颜师古注:“鲧,崇伯之名。”崇山的苗语发音是高戒霸凑。崇伯鲧是苗人的祖先。崇山国是苗人的祖国。

崇山国的崇伯鲧是官名。每一代崇伯鲧都有自己的名字。根据史籍的记载,颛顼所生诸子中有鲧曾,其他人还包括古蜀王、称、魍魉、穷蝉、梼杌等。鲧曾生鲧祖。鲧祖生鲧父。鲧父生鲧。鲧生禹王,即姒文命。禹生姒启。这是鲧家族的最简单的谱系。在这几代崇伯鲧中,有一代崇伯鲧的名字是耹,耹音与曾音近,可能是第一代鲧的名字。因此,鲧的上古发音也似耹或曾。根据《史记·夏本纪》索隐记载:“皇甫谧云:‘鲧,帝颛顼之子,字熙。’又《连山易》云:‘鲧封于崇。’故《国语》谓之‘崇伯鲧’。”根据皇甫谧的说法,第一代鲧的名字字熙。

禹王的父亲鲧之前已经有多代伯鲧。从史籍记载的鲧的妻子的名称看,驩兜家族史上的鲧与禹王父亲鲧的妻子的名称是不同的。驩兜祖上的鲧妻是士敬。禹王父亲鲧妻是女嬉。禹王的父亲鲧与驩兜是同时期人物。因此,驩兜祖上的鲧应该是早期鲧家族史上的鲧。

禹王的母亲是辛国人女嬉。辛人出自西蜀。关于禹王的母亲,《越王无余外传》第六记载:“越之前君无余者,夏禹之末封也。禹父鲧者,帝颛顼之后。鲧娶于有莘氏之女,名曰女嬉。年壮未孳。嬉于砥山得薏苡而吞之,意若为人所感,因而妊孕,剖胁而产高密。家于西羌,地曰石纽。石纽在蜀西川也。”禹王的母亲是出自有莘氏的女嬉。禹王出生在西戎和西羌的聚集地区。《后汉书·西羌传》记载:“西羌之本,出自三苗,姜姓之别也。其国近南岳,及舜流四凶,徙之三危,河关之西南羌地是也。滨于赐支,至于河首,绵地千里。赐支者,禹贡所谓析支者也。”从炎黄文化看,禹王是黄帝的后裔,而西羌大量是炎帝的后裔。炎帝后裔阪泉氏蚩尤,姜姓。蚩尤乃九黎首领。三苗出自九黎,而为九黎之后。三苗也是驩兜后裔。最典型的三苗氏族的人具有翅膀。古代羽人及其他长翅膀的氏族来自三苗氏族。

该隐是汉字鲧的上古发音传到西方以后由西方文字经过数度转换后翻译过来的音译。关于鲧字的发音,说文解字注臣铉等曰:从孙省。鲧字的古音接近今音的参或耹。“耹”也是一代鯀的名字。《圣经》记载的该隐是Cain。Cain更接近鲧字的上古发音。阿拉伯文字中该隐的发音也是Cain,只是其中i音略微弱些。鲧字的甲骨文和金文的字形似手执杆丝钓鱼或执锤凿鱼。执锤凿鱼可能是鲧字的原意,表明鲧是工匠大师。该隐是鲧家族的一代伯鲧。从该隐的名字来看,很可能属于颛顼之子鲧曾。该隐作为《圣经》记载的第一位造城工匠大师,属于中国史籍记载的造城高手家族的鲧世家。

鲧在夏朝是历代夏王郊祭的对象,可见鲧在夏朝的历史地位是非常崇高的,堪比黄帝和颛顼。《国语》鲁语记载:“昔烈山氏之有天下也,其子曰柱,能殖百谷百蔬。夏之兴也,周弃继之,故祀以为稷;共工氏之伯九有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土,故祀以为社;黄帝能成命百物,以明民共财,颛顼能修之,帝喾能序三辰以固民,……故有虞氏禘黄帝而祖颛顼,郊尧而宗舜;夏后氏禘黄帝而祖颛顼,郊鲧而宗禹;商人禘舜而祖契,郊冥而宗汤;周人禘喾而郊稷,祖文王而宗武王。幕,能帅颛顼者也,有虞氏报焉。……凡禘、郊、祖、宗、报,此五者,国之典祀也。”夏朝的郊祭祭祀活动表现出对禹王的父亲夏鲧的崇敬。舜帝将夏鲧作为四凶之一进行流放的历史大案在夏朝已经被翻案。

该隐和鲧都是历史罪人而被流放。该隐与兄弟亚伯的职业分别是种地和牧羊。《圣经》没有记载他们早年的相处情况。在阿拉伯历史学家阿里-本-杰赫姆关于世界起源的《诗集》(大马士革1396/1949年版)中记载,该隐与其兄弟亚伯早期是和睦的。亚当与夏娃“他们得到一子名叫该隐,他们亲眼看着他长大。亚伯与该隐一起长到了青春时期,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不和睦。”后来根据《圣经》的记载,该隐与亚伯长大后,因为上帝看好亚伯的头生羊祭品,而不看好该隐奉献的地里的出产,该隐于愤怒中击杀了亚伯。其实上帝不是因为荤食和素食的区别,主要是不看好该隐这个人。当然,《圣经》记载说上帝“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贡物。该隐就大大地发怒,变了脸色”。上帝已经看出该隐的表现“罪就伏在门前。”后来该隐在田间击杀了亚伯。该隐受到上帝的谴责,被流放出伊甸地区。

从《山海经》关于鲧与驩兜的关系看,驩兜是鲧的孙子辈。可见鲧家族至少有多代鲧。与驩兜同时代的鲧至少也是第四代鲧。

其他史料看,也表明驩兜是黄帝后裔。《左传·文十八》云:“帝鸿氏有不才子,掩义隐贼,好行恶德,丑类恶物,顽器不友,是比周天下万民谓之浑敦”。杜预曰:“即驩兜,帝鸿,黄帝也。”《史记·五帝奉记》重复上述之言之后“昔帝鸿氏有不才子……天下之民谓之浑敦。”贾逵曰:“帝鸿黄帝,其苗裔驩兜也。”《山海经·大荒北经》记载:“颛顼生驩兜,驩兜生苗民,苗民厘姓。”又说:“高辛之邦,尧窜之于三危……驩兜尧臣。”郭璞认为是“三苗之民”。《山海经·大荒南经》则云:“大荒之中有人名曰驩兜,鲧妻士敬,士敬子炎融,炎融生驩兜……有驩兜之国。”驩兜是早期鲧的后裔。河西诸羌,皆驩兜后裔。其后有驩氏、繭氏、瞞氏、曼氏、蛮氏。驩兜后裔后来又有危氏、元氏、鸿氏、洪氏等。帝鸿本人长期在湖湘地区活动,后来埋葬在湘西。驩兜后裔后来大量移居西方,建立巴比伦等王国。关于驩兜国的历史请见大同思想网杜钢建文章“禹王在湘西崇山开启夏朝,崇山乃夏朝第一国都”。

关于禹王的父亲夏鲧的谱系,在《史记》中没有具体说明。《史记•夏本纪》记载:“夏禹,名曰文命。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帝颛顼,颛顼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禹者,黄帝之玄孙而帝颛顼之孙也。禹之曾大父昌意及父鲧,皆不得在帝位。为人臣。当帝尧之时,鸿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尧求能治水者,群臣四岳皆曰鲧可。尧曰:’鲧为人负命毁族,不可。’四岳曰:’等之未有贤于鲧者,愿帝试之。’于是尧听四岳,用鲧治水。九年而水不息,功用不成。于是帝尧乃求人,更得舜。舜登用,摄行天子之政,巡狩。行视鲧之治水无状,乃殛鲧于羽山以死,天下皆以舜之诛为是。于是舜举鲧子禹,而使续鲧之业。”这里禹之父是鲧,鲧之父是帝颛顼,颛顼之父是昌意,昌意之父是黄帝。《史记》对从黄帝、昌意、颛顼到鲧的谱系记载过于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