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中秋与国庆赶在了同一天,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也已经被控制,祝贺大家双节愉快,身体健康!


节日之前的9月28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第二十三次集体学习。这次学习的特别之处,在于它的主题,是一个冷门,即我国考古最新发现及其意义。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学习,并发表重要讲话,强调当今中国正经历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正进行着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创新。关键是下面,他说我们的实践创新必须建立在历史发展规律之上,必须行进在历史正确方向之上。具体就是,要求高度重视考古工作,努力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更好认识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增强文化自信提供坚强支撑。

 

考古学,是根据发掘出来的或古代留传下来的遗物和遗迹研究古代历史的学科。习近平在主持学习中指出,考古工作是一项重要文化事业,也是一项具有重大社会政治意义的工作。考古工作是展示和构建中华民族历史、中华文明瑰宝的重要工作。认识历史离不开考古学。历史文化遗产不仅生动述说着过去,也深刻影响着当下和未来;不仅属于我们,也属于子孙后代。保护好、传承好历史文化遗产是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我们要加强考古工作和历史研究,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丰富全社会历史文化滋养。


现场作讲解的,是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和“考古中国”重大项目专家陈星灿。六天前(9月22日),他刚刚在教文卫体专家代表座谈会上面对总书记发言。总书记在那次座谈会上提出,要深入研究中华文明、中华文化的起源和特质,形成较为完整的中国文化基因的理念体系。再往前算,9月11日召开的科学家座谈会上,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80后研究员付巧妹发了言。有人说她是“最年轻的科学家讲的是一个最古老的研究课题”。


中国古代历史辉煌灿烂,长期领先世界,是世界文明的发祥地和人类文明的中心,诸多发明创造大大促进了人类文明的发展,创造了堆积如山的财富,但是明清以来中华文明的成果被西方劫掠,变得一穷二白,贫穷落后。根据相关信息,中国人的智商世界最高,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科学技术和发明创造,都是中国人的智慧结晶,是在明清时期被西方偷窃劫掠了。这个偷窃劫掠规模之大之彻底,只能用“乾坤大挪移”来概括,他们还在中国本土毁灭了能够找到的所有原始档案材料,为的是不让中国人有学习继续学习和发展,让中国人处于永远“落后”状态。这是近年来大批中国知识精英移居海外,或者在海外做访问学者,有机会接触相关信息,一些有良知的专家学者把这些信息传回国内,我们才知道的情况,我已经写了一些文章进行介绍。中国在鸦片战争前也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拥有的财富目前一些数据说占世界总量的35-40%,我认为,由于中国科学技术与生产力比世界其他地方高得太多,体量又大,创造和拥有的财富实际上应占世界总量的70-80%,但这些财富也被西方掠夺了。


根据最近一些西方伪史专家学者的研究,所谓的“四大文明古国”,其中古代埃及、巴比伦和印度都是基督教神职人员在一个秘密组织共济会的策划下伪造的,只有古代中国是真实存在的,此外古代希腊罗马文明也是他们伪造的,人类起源于中国大西南云贵高原和青藏高原地区。关于共济会,著名政论家何新先生对其有深入研究,这里不作介绍。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原生文明”,就是中国,中华文明。这些基督教神职人员,不但伪造了那些文明,还把伪造的文明都放在中国前面,伪造了人类“非洲起源论”,否定中国夏代伏羲女娲尧舜禹汤的全部古史,让中华文明垫底,贬中褒西,压制了中华文明,窃取了文明源头,西方被塑造为世界文明的中心。比如他们伪造了古代文化科技巨人,如柏拉图、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托勒密、阿基米德、毕达哥拉斯等,把中国古代的科学、哲学、科技发明和创造嫁接到他们身上,如把中国周朝商高西元前1000年发现的勾股定理嫁接到虚构的古希腊人毕达哥拉斯(西元前580-500年)身上,叫“毕达哥拉斯定理”;把中国西元前5世纪发明的十个数字嫁接到虚构的“印度文明”上,安排在3世纪发明,称“阿拉伯数字”;把中国西元前6世纪前的《黄帝内经》已明确记载的子午经纬黄道赤道等,嫁接到虚构的古希腊人埃拉托色尼身上,安排在西元前3世纪;把中国传统历法嫁接到巴比伦,并安排在6000年前等等。他们还把中国明代科技信息交给一些人解读,让他们直接以自己名义发布,占据科学巨匠位置,如牛顿、哥白尼、伽利略、莱布尼茨等。阴差阳错,牛顿和莱布尼茨同时获得了明代数学家王文素所著《算学宝鉴》中关于导数的一个翻译稿,结果导致了所谓的微积分原创之争。


这些信息可能超过了许多中国人的想象力,难以接受。但是,这在国外并不是秘密,而是常识。西方人分精英阶层和普通大众。精英阶层对中国的了解深入骨髓,普通大众则被操纵。西方精英向普通大众和我们宣传的中国是愚昧落后的国家、中华文明成了从西方传播过来的,一切都仰承于他们的恩赐,形成了一套黑白颠倒、乾坤倒错的历史和话语体系,把中华文明绑缚在这套伪史和话语体系中,给中华文明造成了毁灭性打击,久而久之,形成了普通西方民众对中国人的鄙视和中国人自己的自卑心理。不仅如此,他们还要霸占全世界,消灭我们,这次疫情就是他们消灭我们的行动的一部分,所以我们的处境很危险。


自古以来,中国人对于我国历史上有过一个夏朝,可以说从未怀疑过;这种怀疑始自近代日本!在西方蓄意阉割中华文明、抹杀中华文明、伪造西方历史的背景下,1908年8月,日本阴谋史学家白鸟库吉在日本《东洋时报》上发表《中国古传说之研究》,提出所谓“尧舜禹抹杀论”;稍后,他又在所著《中国古代史研究》中提出,中国上古史的记载均具有神化色彩而非信史,属后人杜撰云云,民国的“古史辨”走狗文人,群起效尤,竟然提出“大禹是条虫子”……呜呼哀哉!从此刻起,夏朝的正史变成了传说。


解放后,为了匡正中华文明,恢复中国源远流长的历史,国家考古研究机构一直在努力,国家领导人也给予了高度关注。其中九五期间(1996-2000年),国家进行了重点科技攻关项目“夏商周断代工程”,2000年11月《夏商周年表》公布,初步确定夏朝起始年代为西元前2070年,夏商分界线为西元前1600年,商周分界线为西元前1046年。2001年,国家重大科研项目“中华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综合研究”启动,简称“中华文明探源工程”。2016年工程结项,以考古资料实证了中华大地拥有5000年文明,具备“多元一体、兼容并蓄、绵延不断”的总体特征。


总书记习近平对考古研究重视有加。早在2012年6月19日在北京大学调研时,就专门到考古文博学院观看考古成果展,并与2009级学生亲切交流。次年5月2日,给考古文博学院2009级本科团支部全体同学回信说:“得知你们近一年来不仅校园学习取得新的进步,而且在野外考古实习中很有收获,甚为欣慰。”2013年12月,习近平在主持集体学习时指出,要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2014年3月27日,习近平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发表演讲,说“每一种文明都延续着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精神血脉,既需要薪火相传、代代守护,更需要与时俱进、勇于创新。”总书记的这些言行,为中国人建立自己的历史学科体系、学术体系与话语体系提供了官方支持,开辟了国际平台。2016年4月,总书记又指出,各级党委和政府要树立保护文物也是政绩的科学理念。在主持集体学习时再次强调,各级党委和政府要牢固树立保护历史文化遗产责任重大的观念。


“考古中国”项目是“十三五”期间(2016-2020年)国家文物局提出的重大研究工程,旨在通过对古文化遗址有重点的系统考古发掘,不断加深对中华文明悠久历史和宝贵价值的认识。9月24日,“考古中国”项目发布了河北康保兴隆遗址、浙江余姚井头山遗址等五项考古工作的新成果。


在揭批西方伪史研究渐成气候的情况下,2019年1月,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历史研究院成立。习近平总书记在祝贺信中说,当代中国是历史中国的延续和发展。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加需要系统研究中国历史和文化,更加需要深刻把握人类发展历史规律,在对历史的深入思考中汲取智慧、走向未来。在主持今年这次学习时,总书记强调,经过几代考古人接续奋斗,我国考古工作取得了重大成就,延伸了历史轴线,增强了历史信度,丰富了历史内涵,活化了历史场景。考古发现展示了中华文明起源和发展的历史脉络,中华文明的灿烂成就和对世界文明的重大贡献,深刻影响了世界文明进程。这是对中国考古研究反击西方伪史、匡正中华文明、打破伪史话语体系贡献的肯定,对中华文明西来说的有力回击。


这里要说的是,民间自发的人类起源研究和西方伪史研究同样为反击西方伪史、匡正中华文明、打破伪史话语体系、回击中华文明西来说做出了贡献。这些研究虽然被西方伪史捍卫者骂为“民科”、“学术义和团”,但他们有效反击了人类“非洲起源论”,维护了中华文明,应当肯定。在人类起源方面的研究,包括重庆师范大学刘俊男教授2000年出版的《华夏上古史研究》,提出中华文明起源于湖湘地区,三皇五帝的主要活动地区就在湖南,华夏文明源于湖南。著名法学家、大陆新儒家代表人物、湖南大学法学院杜钢建教授2017年出版的《文明源头与大同世界》,提出“世界文明起源于大湘西”,华夏文明是世界文明的源头,西方各民族来自先夏和夏朝以后华夏民族的迁徙。中南大学分子人类学专家黄石教授2017年根据现代人Y染色体分布图绘制的现代人出东亚路线图,显示现代人是从东亚“走出”,散布到全世界的。这些研究与国家相关考古研究相辅相成,为反击西方伪史、匡正中华文明、打破伪史话语体系、回击“人类非洲起源说”、中华文明西来说做出了贡献。


西史辨伪研究方面,从西方证明西方历史是虚构的,也取得了可观的成果。其实,揭露和批判西方伪史不是从中国人开始的,西方人自己人批评更早,尤其是批评“欧洲古典历史”的专家学者很多,著作也多,但那时中国人不知道,这里举几个例子。法国古文献学家、图书馆馆长让·哈尔端(1646—1729年)指出:“绝大部分的‘古代’希腊和罗马的作者和作品、以及文物,都是在13世纪晚期以来伪造的。” 德国历史学家威廉·卡梅尔(1889-1959),在其手稿《全面伪造的历史》中写道:德国历史和全部的世界历史都是在极大程度上的杜撰,其文字和文献资料都是伪造的。卡梅尔1930年代指出,全面伪造历史和文献发轫于中古后期。19——20世纪之交的瑞士语言学家罗伯特·巴利道夫,在其著作《历史与批评》(1902—1903年)中讲到:不仅古代史(希腊——罗马、犹太——基督教),而且中世纪前期的历史,都是在文艺复兴时期被伪造出来的。因为他发现,那些所谓的“古典著作”都掺杂着中世纪的日耳曼语言,由此确定它们都是在前不久、仅在一代人的时间里被伪造出来的。这里要说明的是,他们没有明确说明西方伪造历史的样本是基督教传教士从中国窃取的,是中国历史文化、中华文明,更没有说这些基督教传教士在中国本土毁灭了所有能够找到的原始档案材料。也正是这个原因,要恢复中华文明的原貌,十分困难,只能期望埋入地下、遗漏民间的文物,因为遗漏民间的太少,主力就只能靠考古发掘的文物了。


20世纪中后期,由于中国在战争中打败了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和世界另一霸主苏联,成为与美苏鼎立的世界三极之一,中国影响力空前强大,西方揭露和批判伪史的力量也触及了西方伪史的样本,即中国文化和中华文明。1978年,美国后殖民主义理论创始人爱德华·萨依德(1935—2003)的《东方主义》一书出版,“东方主义”概念在国际学术界一石激起千层浪,之后产生了揭露西方伪史和西方中心论的一系列重要著作,如:美国康奈尔大学政治学教授马丁•贝尔纳(1937-2013)的《黑色雅典娜》(1987)、美国芝加哥伊利诺斯大学地理学教授布劳特的《殖民者的世界模式:地理传播主义与欧洲中心主义史观》(1993)、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社会学教授岗德·弗兰克(1929-2005)的《白银资本》(1998)、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高级讲师约翰·霍布斯的《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2004)等。


到了2000年后,揭露和批判西方伪史的潮流风起云涌,中国揭批西方伪史的力量也开始形成,一些专家学者的作品开始出版。目前主要有: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首都师范大学特聘教授河清先生的《破解进步论——为中国文化正名》(2004年5月),《西方民主的乌托邦》(2014年8月);前香港生物科技研究院副院长、美洲郑和学会会长李兆良先生的《坤舆万国全图解密——明代测绘世界》(2012年4月),《宣德金牌启示录——明代开拓美洲》(2013年11月);草根网评论员、武汉某军工研究所黄忠平先生(网名生民无疆)的《包装出来的“西方文明”》(2012年5月);国际知名政论家何新先生的《希腊伪史考》(2013年2月),《希腊伪史续考》(2015年6月);旅法学者边芹女士的《谁在导演世界》(2013年12月),《被颠覆的文明》(2013年12月);民间学者董并生先生的《虚构的古希腊文明——欧洲“古典历史”辨伪》(2015年6月);著名律师、独立学者诸玄识先生的《虚构的西方文明史——古今西方“复制”中国考论》(2017年10月);当代著名文化学者、思想家、“北方草圣”林鹏先生为董并生《虚构的古希腊文明》写的序《文明的唯一性》(2015年3月),为诸玄识《虚构的西方文明史》写的序《略论中学西被》(2016年9月);北京海归学者非子(裴峰)的《大回环——中华文明的辉煌、迷失与复兴》(2018年11月)等。


此外还有一些网络作品,包括网友长安今安在(后改名舞天玄姬)对西方窃取中国古代科技成果的揭批,文行先生对西方盗取中国古代文化学术成果、颠倒世界历史的揭批,yletpkki的古文物作证系列,伟哥的@听伟哥讲山海经系列,老周来了(roczhou)的【伪绝书】系列,程碧波的旧地图系列,临海波的中国的“涟漪”系列,孟晓路西学之中学渊源系列,李树军(Eleele )的古建筑图纸分析,朝千里的西学在中国的起源,陈大漓的历史辨伪学,登山渡海(牛肉好吃)对西方伪史的讨论,蛤蟆屯(wugang1969)在万有引力和天文学方面的论证, 文和先生(happy_ruy)对西方伪史研究资料的汇集,尚书毅推广的西方伪史资料等等,也都对西方盗窃中华文明、伪造西方文化进行了揭露和批判。顺便说一句,鉴于中国历史上长期的世界领先地位,中华文明的辉煌灿烂成就,现在有人说“中国崛起”是不准确的,正确的说法是“中国复兴”,“中华文明的复兴”。“崛起”是指之前没有辉煌过。

2019年8月3-4日,“西史辨伪与中华文化复兴学术研讨会”在北京21世纪饭店隆重举行。会议由何清老师、北京太人经典中医技术有限公司CEO向前静先生、董并生先生、诸玄识老师、黄忠平(生民无疆)先生、孟晓路先生、裴 峰(非子)先生等人发起,举办和赞助单位是北京太人经典中医技术有限公司,负责人是CEO向前静先生。

 

2020年高考,湖南留守女孩钟芳荣以676分成绩报考北京大学考古专业,被赞为“考古界团宠”,引发网上极大关注,这是好现象,是考古界欢迎大家加入考古研究队伍,为揭批西方伪史,匡正人类历史,复兴中华文明做出贡献的表现。


中华文明要复兴,就必须对世界历史正本清源,打倒西方伪史,扶正中华文明。中国官方考古研究、民间考古研究,和西史辩伪研究,都是不可或缺的力量。应该说,中国自己的考古研究相当于从内部反击西方伪史和伪史话语体系,西史辨伪研究可以看作是外线作战。由于西方伪史话语权的存在,中国考古研究的成果西方可以不承认,国际学术界也就不予认可,所以需要中国的考古研究与西方文献的对照,那么中国民间自发的西史辨伪研究就十分重要。希望中国官方和民间的考古研究与西史辩伪研究能够合作,全力为匡正人类历史,复兴中华文明而努力。